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快穿之炮灰的开挂人生

番外卷 第1852章 女冠 52 四千字

    ---新笔下xbixia.com小说---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剑气是什么东西?本官怎么从未听说过。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王大人有点疑惑的问白双双。
    白双双解释道:“剑气是宝剑被人长期孕养,产生灵气后才会有的东西,剑气可以杀人于无形,而产生了剑气的宝剑,就有了可能开启灵智进而成妖的资质。
    剑气也不是随便一把剑就能有的,能够蕴养出灵气的剑基本上只有两种宝剑。
    一种是跟随名将征战沙场,杀戮过无数人的剑,还有一中就是玄门中人使用的,长期用来斩妖除魔的剑。
    只有这样的剑才可能会拥有剑气,而且只有名将和法力高深的玄门中人,才能蕴养出拥有剑气的剑。
    这次杀人的剑,应该是一个征战沙场的将军的佩剑,剑气中蕴含煞气与阴气,却无妖鬼气息,肯定不是玄门中人的佩剑。
    大人可知道这京城附近可有什么知名的将军墓?不要是那种有人看守的。
    要是那种已经没落的,能够被盗墓的人进入的墓,或者说传说中有的将军墓,但是具体位置已经不明确的。”
    王大人想了想道:“这京城周围的将军墓倒是不少,不过据我所知大多都有守墓人看守着,不可能有人能进去盗墓。
    要说能被盗墓贼进入,具体位置还不明确的,倒是有一个,就是前朝的辅国将军的墓。
    据说这位辅国将军战功赫赫,为前朝征战边关,从无败绩,最后却因为功高震主而被皇帝以叛国罪下令赐死。
    辅国将军死后,皇帝下令暴尸示众,还是辅国将军的忠心下属把他的尸体偷走了,之后辅国将军的下属和他的尸体都不见了。
    有传言说辅国将军被下属葬在了京城外面,而且辅国将军死后,他从不离身的佩剑也跟着消失了,有人说是被他的下属偷走,给辅国将军陪葬了。
    如果说是辅国将军的佩剑,的确陪着辅国将军征战沙场,杀过无数人,据说这剑煞气很重,而且被辅国将军养出了灵性,除了辅国将军,谁都用不了。”
    白双双点了点头:“如此凶煞的剑气,不是名将养不出来,八九不离十应该就是这个辅国将军的佩剑了,也不知道这剑是如何重见天日的。
    宝剑只知杀戮,放在心智坚定之人的手上,就是保家卫国的利器,比如辅国将军,但如今这把剑很显然落在了一个心思不正的人手上,变成了滥杀无辜的凶器。”
    王大人皱着眉有些可惜道:“如果真是如此,当真是玷污了这把保家卫国的好剑!”
    白双双很赞成王大人的话:“所以要尽快想办法把这把剑给找出来,继续被心性险恶之人拿在手中,不知道会惹出多少祸患来。”
    王大人:“这事有什么能用到本官的地方,你尽管说,本官全力配合。”
    白双双想了想道:“这样吧,大人派人去各大当铺看看近期有没有当铺收过古剑,或者说有人带着古剑来过当铺,至于其他的,我来查。”
    白双双临走前手指虚空画符,把五个受害人身上的阴气都消除了,若是不消除,就这么放着容易尸变成僵尸。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王大人去查当铺,白双双也没闲着,她把五个死者的灵魂都招了过来,也许是因为死的太突然,这五个人的灵魂并没有什么不甘的,懵懂着就入了地府。
    此刻被白双双从地府里召唤出来,还是一脸茫然,对于白双双的询问,五个灵魂仔细想了想,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他们根本不知道可能是谁杀的他们。
    白双双什么也没问出来,只能送走这五个死的不明不白的糊涂鬼,继续让王一龙带人去京城探查消息。
    白双双给王一龙下的命令就是让他主要去查找五个死者死亡的时候,有没有每一次都出现在现场的人,距离范围至少一百米内的人都要查。
    王一龙查探消息的确是非常的有一手,一晚上就把白双双要找的消息给查找出来了,这主要得益于王一龙找了非常多的当地鬼询问,当然代价是十来颗阴气凝珠。
    王一龙给了白双双一张白纸,上面画着个栩栩如生的男人,面容有点猥琐,身形也不高,看着干巴瘦小的。
    “我问了很多鬼,确定这个人在每个死者死亡的时候都在现场,除了他,没有任何一个人是在所有死者死亡现场都在的。
    最重要的是,我听那些看到过这个男人的鬼说,这个男人一直带着一把剑,这把剑看着破破烂烂,但是煞气十分足,他们这些鬼都不敢靠近。”
    白双双放下手中的画像:“看来这次出现的人,应该就是这次杀人事件的主使者了,查出他的地址了吗,得赶紧找到他。
    这个人的杀人动机很奇怪,似乎是胡乱杀人,又或者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杀了人,如果不赶紧找到他抓起来,说不定还会死多少人。”
    王一龙:“大人放心,我已经查好这个人的地址了,他叫赵山平,住在京郊的一个废弃寺庙里面,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平日里给人打短工过活。”
    白双双和王一龙正准备出门,王大人就找上门来了,进门第一句话就是:“白大师,那个拿古剑的人找到了。”
    “叫赵山平是吗。”白双双接口。
    王大人一愣:“大师你已经知道了?”
    白双双点了点头:“这个人拿着剑去当铺了?”
    王大人点头:“没错,这个叫赵山平的不止去过一家当铺,要当的就是一把古剑,而且是要求死当。
    不过这把古剑实在是太破了,锈迹斑斑的样子,根本就不值钱,当铺不肯收,这个赵山平就很生气的带着那把古剑走了,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
    但是第一次死者死亡的时间点,就在当铺都拒绝赵山平典当古剑之后不久,所以这个赵山平,很大可能就是这个杀人者。”
    白双双点了点头:“我正准备去见这个赵山平,大人也要一起去见识一下吗?”
    王大人想了想,这个赵山平有点危险,他身上有那个古剑,说不定一抓他就大开杀戒了,不过有白双双在,自己应该没事。
    这样想着,王大人就点头道:“也好,本官就去见识一下。”
    &nb
    sp;&& 这个见识一下,真的就只是见识了一下,白双双带着柴成益,王大人带着手下的一堆人,一起气势汹汹的直奔赵山平居住的破庙。
    然后到了地方,那赵山平正抱着一把破剑睡觉,都没反应过来,就被白双双一张符咒搞定,那把完全看不出神奇之处的破剑就到了白双双的手里。
    王大人看了看被符咒化成的绳索困成毛毛虫,一脸懵圈的赵山平,又看了看他都没看清怎么样就到了白双双手里的剑,眨了眨眼,就这!就这就结束了!
    王大人主要看了看白双双手里的剑,这剑的外表真是一言难尽,怎么看怎么都像是一把烂的都快要断了的剑,哪里看得出是一把好剑的样子啊。
    “那个,白大师啊,咱们是不是找错人了,这剑看着不像是有剑气,能杀人的样子啊?”王大人都怀疑这剑别说杀人了,杀个纸人都能折了。
    王大人深切理解了那些当铺为什么不收这把古剑了,毕竟当铺不是收破烂的,着玩意收了还得费劲扔,太垃圾了。
    白双双没有回答,而是抬手在剑柄上点了点,然后王大人就震惊至极的发现,这把破的好像随时会断掉的破剑他变了。
    就在他的眼前,从被白双双点到的剑柄一路蔓延到剑尖的位置,整把剑完全变了个模样,华丽的镶嵌着宝石的剑鞘,光是这剑鞘就价值连城了。
    更不要说剑柄顶端镶嵌的更大个的红宝石了,白双双拔出宝剑,剑刃寒光是闪烁,带着锋锐的煞气,就是王大人这个不懂剑的人也能一眼看出,这是一把好剑。
    王大人指着白双双手中的宝剑,嘴巴都吃惊的要闭不上了,结结巴巴的道:“这,这是怎么回事?这剑是怎么回事?怎么大变样了?”
    “宝物有灵,才会自晦,这把剑是一把征战沙场的杀人剑,一旦进了当铺,肯定会被人收藏起来,到时候被作为摆设,它不想被供起来当个观赏物件,所以把自己变成了那副样子。”
    白双双把剑递给王大人:“这个算是杀人的物证了,就交给王大人处置吧,另外提醒王大人一下,这把剑杀人是用心念的。
    只需要心中有了杀意,对着要杀的人心念一动,这把剑就会感知到持有者的杀意,从而发出剑气斩杀对方。
    这个赵山平虽然是杀人者,但也许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些人竟然是他自己杀的。”
    王大人抱紧了剑,表情认真:“白大师放心,我会亲自保管这把剑,不会让任何人触碰到这把剑让这把剑胡乱杀人的。”
    白双双笑笑:“这里后续就交给王大人了,我就不继续打扰王大人了,告辞。”
    “今天事忙,只能口头上谢过白大师帮忙,等本官有时间了,一定登门拜谢白大师这一次的帮忙。”
    白双双离开之后,一直跟在白双双身边却没有出声的柴成益有点疑惑的问白双双:“大人,您明明能封住那把剑的剑气不让它伤人的,为什么不封了它呢?”
    白双双笑了笑:“那把剑是自己离开了陪葬地的,它在找一个人,如果封了它的剑气,它就再也找不到了。”
    柴成益:“找人,一把剑能找什么人,难不成是在找自己的主人,可它主人不是早就死了吗。”
    “确切的说是寻找自己主人的转世,它快要找到了,契机就在王大人身上。”
    这次的事情看似诡异,其实处理起来倒是意外的简单,基本上没有费白双双多少力气就完结了。
    三天后,王大人如约上门来感谢白双双,还带来了案件的最后结果,那个赵山平果然如白双双所说,根本就不是故意杀人的。
    赵山平这个人就是个社会底层小人物,他之所以对那几个人起了杀心,其实非常的简单,就是与这些人发生了点口角。
    比如那个卖妻子去青楼的,就因为路上无意识踢了他一下,赵山平一时心中愤怒就想了那么点念头,没想到对方就死了。
    至于那把佩剑,据说皇帝看到一眼就喜欢上了,直接留作自己的佩剑,也不嫌弃这剑是陪葬品又杀人无数晦气,还别说,这剑别人拿着都觉得浑身不舒服,到了皇帝手中却非常温顺。
    王大人和白双双吃过饭之后,告辞离开,结果正好碰到燕姝昳来找白双双,亲耳听到白双双喊燕姝昳娘。
    那个时候王大人还觉得,原来白姑娘的母亲也是个厉害人啊,有白双双这么大的女儿,容貌还保持的这么年轻,肯定也是个厉害的修行之人。
    王大人还和燕姝昳寒暄呢,一开口就是对对方美貌的恭维,女人吗,都喜欢听漂亮好听的话,两个人也算相谈甚欢。
    临走的时候,王大人还感叹了一句:“您和白大师真是驻颜有术,容貌年轻的好像二八少女一样,当真厉害。”
    这话把燕姝昳说懵了,她看了看屋子里面,迟疑道:“大人是说我驻颜有术吗?”
    王大人也没发现不对,还在笑:“您的确驻颜有术,不过白大师更厉害,面容宛如少女,比您还厉害。”
    燕姝昳这下彻底迷茫了:“什么驻颜有术?双双她今年还不到二十岁呢,容貌自然宛如少女了。”
    这下王大人就是再迟钝,也知道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被白双双给耍了,什么已经八十了,什么驻颜有术,她就是一个真的小姑娘而已。
    虽然有点不高兴,但是很快王大人就释然了,也是他第一个看不起白双双的能力,对方估计是感觉到了这一点,才开了个无伤大雅的玩笑。
    王大人想开了也没和白双双说破,和燕姝昳随便说了两句就告辞离开了,他管着整个京城的安危,忙得很。
    在京城的时间度过的十分快速,在白双双渐渐对手头工作得心应手的时候,外出的法霖终于带着人回来了。
    法霖一回来,白双双终于解脱了,叫上燕姝昳,直接转头就离开了京城,她还从没有在一处地方停留这么久不走的经历,太憋屈了。
    这一次白双双并没有走官道,而是走的小路,由着马车摇摇晃晃的走,整个人靠在软塌上,看着风景吃着水果,挺美的。
    白双双想好了,这一次就直奔南边走了,反正南方气候好,风景也好。---新笔下xbixia.com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