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悠闲修仙人生

正文 第一百六十四章 无耻的周凡

    --------《笔下文学xbixia.com 》----------    玉京仙天。,

    只听得忽然传出一声雷震震音,旋即,周凡整个人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此时,他已是到得了一处无法名状之所在。

    身处其中,只感觉四周有无边大力涌来,欲要将他压扁揉碎。

    但偏偏这股大力并非是来自外间,而是自他自身而来。

    照前人所言,他此刻已经是入得了那裂缝之内。

    接下来,便是要尽量在那股无边大力达到自身承受极限之前,炼出一枚真光之种。

    否则一个不慎,自家仙道法体就会被压杀吞灭。

    另外玉虚祖师传给他的玉简上有过叮嘱,万不可在虚弱不堪之时行此之事。

    须得在仙力满盈时为之,否则极有可能被困在其间不得出来。

    稍稍体悟片刻,周凡大喝了一声,虽无半点声息发出,但身躯却是随之长大。

    到得长无可长之时,只见一缕缕不起眼的无法言说之辉光弥漫此间上下四方。

    不知过去多久之后,此刻周凡已是觉得仙力将近罄尽,这才停了下来。

    眼望过去,只见此间密布辉光,知这便是那真光。

    不过到此一步,还不可放松,尚需时时调引仙力,稳住此间。

    否则,时日一久,便会慢慢被无尽无限混沌鸿蒙同化归并,不会再留下半分痕迹。

    白白辛苦一场不说,还得从头再来过。

    对此,周凡早有准备。

    闭目运功片刻,身躯之中传来轰隆一声。

    一道道天青烟霞开始自周凡的身躯之中弥漫开来,遍布此间。

    没有什么是比天地大运还要更好的镇压之物了。

    至此,真光之种算是已经初步炼成了。

    接下来,便是天地大运融汇真光,炼成玄虚真光。

    这是一个水磨工夫,唯一能有作用的,便是天地大运越多越好。

    “才三层!”

    周凡背后升腾起一轮光晕,细细数去,分有十一层。

    此际,内中三层被晕染上了一层淡淡的天青之色。

    凝练玄虚真名者,破开的障关越多,所需要的天地大运便越多。

    当然,这也不是绝对,若是天地大运实在太少,也可以慢慢的融汇。

    只是,这其中所需要的时间,能让永寿的仙人都感到头皮发麻。

    周凡此刻也感觉到有一丝头皮发麻了,他成仙之际,所汇集的天地大运,何其之多,却是也只止步三层。

    一想到后面还有层,以及那尚未破去的障关还不知有几层。

    这一刻,周凡心里成仙的喜悦也是淡了几分。

    仙人也有仙人的烦扰啊!

    尽管如此,周凡却并没有想着放弃,该破的障关还是要破,至于天地大运

    周凡看了一眼天地大运融入此间的情景,大袖一挥。

    下一刻,已是出现在了玉京仙天云海浮岛上。

    周凡一抬手,对着那翠松一指,灵光一闪,其便化作一个童子,躬身道“见过老爷。”

    周凡负手言道“今后,你便镇守此方。”

    童子深深弯腰,道“谨遵老爷法谕。”

    周凡点了点头,又看了看自己那两个徒弟,正闭目参悟,便稍稍转运仙力,自玉京仙天之中出来。,

    中天大世界,悬练峰。

    周凡负手而立,那日那成仙所导致的诸般异象早已是烟消云散,了无痕迹。

    此时,距离他成仙,在中天大世界,已经过了有两个月了。

    “你真要这么做?!”

    在他的旁边,一颗弥漫着梦幻之气的圆珠发出声音。

    周凡闭目不言,少顷,一双眸子睁开,一缕紫意闪过。

    迈步往前一踏,身形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幻梦仙天。

    是日,松柏围岸,翠叶圆圆,晶莹剔透。

    水声滔滔,仔细看去,早已是摆放好了宝榻,玉床。

    撑着伞盖,上绣日月山河大地,千百瑞气,万般彩光。

    牧?蔷又卸???裥槠渌?谰?芯幼笥摇

    俱都是道冠法衣,身上清气环绕,天音袅袅,不绝于耳。

    一时之间,灵鹤往来,白猿奔走,紫青缭绕,有一种仙家气象,非同凡响。

    牧?翘?鹜罚?肥铀南拢?抗饩вǎ?馈爸钗煌?牛?朔较商旒唇?瓿裳莼??⑷脲居钪钐欤?羰遣黄鸨浠?幕埃?窬志褪窍衷谡庋?!

    话音落下,牧?怯檬忠恢福?饣?灾讣馍?觥

    倏尔往下一卷,化为一副图卷。

    其上粼光如水,有不同的色彩在流转。

    一目了然,不同的色彩,代表着不同势力统辖的范围。

    玉虚众道君都将目光投向图卷,经过一段时间的鲸吞,再加上当初周凡走时所留下的威名,玉虚统辖的面积着实不小。

    只是其他势力也没歇着,如陈家,神霄,申方家

    宁夕汐沉吟一下,背后虹光流转,道“以我来看,此时一动不如一静。”

    牧?侨粲兴?迹?疵挥兴祷啊

    一旁的邢越却是自云榻上起身,在高台上踱步,道“诸位,依我看,我们不能得过且过,而是要趁此机会,再进一步。”

    宁夕汐知道再进一步对于玉虚以及众人都有好处,但是却有少许担忧。

    毕竟,现在的玉虚委实太过瞩目了些。

    “牧师兄,现在还能留下的势力,都不是能轻易对付的。”

    邢越却是摆了摆手,道“正是因为不好对付。”

    宁夕汐一怔,心中总算是明白了。

    这是嫌自己没出什么大力,就占得这么大的功果。

    确实,周凡走之前的一系列行为,使得即使在周凡走后,也没有人敢来撩拨玉虚众道君。

    确切的说,没有什么大的麻烦,就轻易的占据了大片的仙天地域。

    宁夕汐转头看向牧?牵???嗍浅聊?谎裕?倘灰恍Γ?馈疤?π址愿馈!

    “诸位请看。”

    牧?乔?敢坏悖?季砩希?淮ι?拾岛斓那?蜉肴焕┐螅?渖嫌械愕愫谄??挥梅ㄑ酃劭矗?憔跬坊枘哉恰

    “魔门。”

    仙天另一边,山上。

    宁涵坐在云榻上,半绿翠叶交盖,晶莹剔透,凝望着远山,目光澄明。

    莫喻自外面而来,见此,知道自家师兄主意已定,但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师兄,真要攻打魔门?”

    对于魔门,他作为神霄弟子,自然是看不过眼。

    只是现在仙天的局面已经到了最后关头,稍有不慎,就是满盘皆输。

    那样的话,对自己,对师兄,还有其他同门都会灰头土脸,宗门也会因此受到损失。

    宁涵明白自家师弟的担忧,轻轻一笑,风淡云轻,道“师弟不用担心,师兄我最近略有感悟,定不坠我神霄之名。”

    “哦?”

    莫喻一听,顿时面上浮现出笑容。

    他知道自家师兄的性格,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看样子是神通大进啊。

    想到这,莫喻连忙祝贺道“恭贺师兄再进一步,仙道有望。”

    “哪有这么容易。”

    宁涵笑了笑,道“师弟你去召集其他同门,我们马上出发。”

    “轰隆隆!!!”

    没过多长时间,只见祥云阵阵,瑞彩飘飘,一架庞大无匹的飞宫拔地而起,直上天穹。

    浩浩荡荡,气象惊人。

    没有任何的掩饰,直接就是横冲而去。

    飞宫很快出了神霄的地界,进入魔门的地盘。

    只是让他们有些奇怪的是,竟是不见一人出来对峙。

    “怎么回事?”

    莫喻见到这一幕,神色一愣。

    这可不像是魔门的作风。

    宁涵刚要开口说话,蓦地若有所觉,抬起头。

    与此同时,神霄众人都是双眸光华大盛,洞彻虚空。

    “轰隆隆!!!”

    只见天穹之上,风起云涌,雷霆阵阵,两道宏大的气机在对撞,自上而下垂落,似若天河般激荡。

    仔细看去,宁涵讶然道“居然被人抢先了?”

    赫然,是玉虚众人在与魔门之人对拼。

    神霄来势浩大,顿时就惊动了正在对峙的双方。

    魔君,面色苍白,容颜俊美,只是此刻,在看到神霄来人后,顿时怒极而笑。

    “好,好,好。”

    身上的气机冲霄,覆盖四下,声音若雷霆,道“你们还真当我魔门是软柿子了,想怎么捏就怎么捏,怎么,你们也是要来捏一捏?”

    魔君此刻心中的怒火简直可以冲出天际了,当初与周凡一战,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创。

    至今日,伤势仍未恢复如初。

    但此刻,在看到紧挨着玉虚而来的神霄众人,他怒了。

    “今天非让你们付出代价不可!”

    不仅是他,其他魔门之人也是怒火盈胸,目中冒火。

    现在的仙天局面大家都知道,马上就要定局。

    是以,都认为会不再有什么大的动作,只需等候仙天并入寰宇诸天即可。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

    先是玉虚的人找了上来,接着神霄又气势汹汹而来。

    前后链接,天衣无缝。

    是可忍,孰不可忍!

    宁涵没有理会魔门众人,而是将目光投向牧?恰

    感应到宁涵的目光,牧?亲??防矗?α诵Γ??滓焕瘢?馈凹???烙眩?钗煌?馈!

    “见过牧道友。”

    宁涵还了一礼,道“真是想不到,贵门这个时候还会来讨伐魔门。”

    牧?切α艘簧??馈爸荒芩担?矣肽?烙崖约?嗤?!

    “可惜,晚来一步,被道友捷足先登了。”

    宁涵叹息一声,听上去很可惜。

    牧?沁尤灰恍Γ??羟宕啵?笆值馈澳潜阆刃还?烙严嗳弥?炅恕!

    “哎!”

    宁涵再叹了一口气,懊恼之意,溢于言表。

    “够了!!”

    魔君看着这两人在他的面前一唱一和,气得五脏六腑都在燃火,脑门甚至都蹦出了青筋。

    听他们的语气,表情,甚至是动作,似乎他魔门就是一个软柿子。

    谁能抢到,谁就能捏一捏,非常之轻松写意。

    虽然魔君也知道,这二人的做法就是为了激怒他。

    可明白是一回事,是否能忍又是另一回事。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众目睽睽之下,莫非就任由两人诋毁?

    不说他愿不愿意忍,身后还有着一众同门呢。

    他的修为惊人,这一发怒,立刻就引动了天象变化。

    顿时,风起云涌,惊雷闪电。

    天穹如同黑日般压下来,沉甸甸的,让人觉得胸口憋闷。

    宁涵见此,目光一转,不再多说,向牧?堑馈澳俏揖途泊?烙汛蠓⑸裢????糯虻寐浠?魉?恕!

    说完,宁涵大袖一摆,从容的退回飞宫。

    却是并未离开这里,而是留在这里,观看双方的斗法。

    “这个宁涵!”

    魔君心头暗骂了一声。

    对于宁涵的心思他怎么不明白,他即便是不动手,只是静静看着,就能够给自己施加压力。

    而一旦自己稍有疏忽,肯定是要落井下石的。

    诸般念头涌上心头,魔君尽数将之全部斩去,整个人恢复到古井不波的境界。

    现在,最重要的是对面这玉虚众人。

    只有赢了,才有机会。

    深吸一口气,他踏前一步,自背后冲出冲霄黑气。

    身子一晃,整个人便和黑气合二为一,贯通天地,破开天穹,冲牧?嵌?ァ

    牧?且膊欢惚埽?α恳黄穑??松先ァ

    顿时,两人打在一处,不分轩轾。

    与此同时,玉虚和魔门的其他人也都战在一处,神通法宝相继打出。

    一时间,整个虚空到处都是宝光冲霄,瑞彩连天。

    各种各样的神通宝物碰撞在一起,余波像是水纹涟漪向四面方扩散。

    即便是安坐在飞宫中的神霄众人,此刻都能够感应到一股铺天盖地的杀机。

    惊人的力量击打在飞宫的防御法阵之上,荡起一阵阵涟漪,有细细密密的篆文自动浮现,在阻挡。

    宁涵稳稳当当坐在云榻上,法眼看去,盯着牧?怯肽Ь?亩贩ǎ?靡换岵趴?诘馈澳?Φ埽?阍趺纯矗俊

    “魔君此人实力可怕,宁师兄,牧?堑氖盗δ闶橇私獾模??巯律耸莆锤矗?够故悄苡肽?谴虻牟环稚舷隆!

    莫喻拧着眉头,像个疙瘩,拢在袖中的手攥紧。

    “短时间内,两人应该还分不出胜负。”

    宁涵笑道“这么说,玉虚这次要无功而返了?”

    “牧?撬渌得挥泻湍Ь?还?郑??俏蚁胨?换岵磺宄?苑降氖盗Α!

    “牧?撬渌得挥泻湍Ь?还?郑??俏蚁胨?换岵磺宄?苑降氖盗Α!?1--------《笔下文学xbixia.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