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悠闲修仙人生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笔下文学xbixia.com 》----------    玉京仙天,云海浮岛。,

    在周凡的头顶现出半亩庆云,一张玉牒在其间浮浮沉沉,将自莫名之地涌来的仙灵之气尽数吞下。

    然后再吐出缕缕玉光,纯洁无暇,弥漫四下。

    仙天初成,正是携此之势行勇猛精进之事。

    周凡沉浸在修炼中,每一个念头转动,都有一种新鲜的体验。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凡双目缓缓睁开,清眸中似有一缕紫色闪过。

    此刻他头顶那半亩庆云之上,那浮浮沉沉的玉牒似乎也变得厚重了些。

    自他闭关以来,仙力便在不断上扬增进之中。

    可以说他闭关的时间越长,自身仙力的积累也就越是雄厚。

    不过到了今日,却是不再有所变动。

    就好似一汪深潭蓄到了极处,已是增无可增,满无可满。

    无论他怎么炼化仙灵之气,也不过是散逸于仙天之中,再也无法将自身仙力提升上去。

    他此刻已是能感觉得到,在自家仙躯之外,似有一层无形的阻碍,挡住了他的上去之途。

    唯有将其打破,方才能继续精进。

    初入仙道之境,只需将自身仙力积蓄到足够,便能将自身真名合于道内。

    从此,真名不消,己身不灭。

    此境,称之为真仙。

    然要入得此境,根底越是雄厚之人,所历障关便越多。

    至于障关多少,则全看修士一身根基如何。

    周凡此刻已是一脚踏在门径之上,只要轻轻往前一步,就可行破关之事。

    但他却并未急着过去,而是拿起一枚玉简反复观读。

    玉简上所载,乃是玉虚祖师传下的秘法。

    可令初成仙道之境者借助证就仙道之势,运转妙法。

    可在破关之际,挟势破开三至六层障关。

    对于玉简上的秘法,周凡已经不知是第几次观读了,已是了然于心。

    若自己能破开更多障关,那么将来通往真仙的道途可顺畅许多,可省去更多用功时日。

    尤为重要的是,破关越多,真名便越难以被磨灭。

    他沉思一会儿,清喝一声。

    只闻轰然一声,一道混溟仙机没入仙天冥冥,绵邈无尽,浑浑沉沉,展铺在天穹之上。

    周凡心神沉浸在滚滚荡荡的仙机之内,少倾,只闻得一声大震,回音隆隆不绝。

    此刻,周凡能清晰感觉到。

    在自家仙躯之外,好似有一物破碎了一般。

    同时,他发现仙力积蓄的关口已然开始松动。

    只是轻轻一引,就将那弥漫天穹的仙灵之气汲吸入躯,化为仙力。

    此时他已是轻轻松松跨过了那第一道障关,不过对此他却是并不是很在意。

    今番运功,并不是到此为止。

    念及于此,他又神意一起,运转起此前已经在大衍珠内推演了不知多少遍的秘法。

    霎时间。

    仙力层层攀起,不断壮大。

    不过只是过去十来个呼吸,势头却是猛然一顿。

    仿佛已是碰触到了天顶,再难有所扩张。

    他便知已是碰到了第二层障关。,

    只是他积累的底蕴之多,这点阻碍并不能阻住他。

    只是稍稍一发力,这层障关便轰然倒塌。

    随后,滔滔仙力一涌而入,又往下一层障关冲去。

    这门秘法他已经在大衍珠内推演了数百上千遍,对于破障之法已是烂熟于心。

    是以,这一路之上,几是势如破竹,以无可阻挡之势接连不断的破开阻碍障关。

    第三层,第四层,第五层第层。

    此刻,在那道混溟仙机之上,道道雷霆窜动,鸣声不断。

    周凡依靠着自身雄厚无比的积累,一口气破开了层障关。

    到得此一步后,他眼神略略闪动。

    九为数之极,他能感觉到,这第九层障关远比前面层更为牢固。

    其对自己的束缚也更为紧密,就好似那在母胎之中的婴儿,四肢蜷缩到了一处,根本无法舒展开来。

    他若是强行破关,稍有差池,非但会损及己身,便是先前所破之障关亦有再度弥合的可能。

    事实上,对于第九层障关,在典籍之上,亦是有所记载。

    此关对于修道者而言,便如凡人面前之通天山岳,难以撼动。

    以他现在的成就,实则已是超出了许多人,是绝无仅有的。

    照理来说,已是可以收手了。

    然而他的眼中,却是并无丝毫退缩之意。

    修行之路,当是勇猛进境,半步不退。

    不真正上前一试,又怎知前路如何?

    为证仙道,他费尽心力积蓄底蕴,求得就是这一刻,又岂能驻足不前?

    换言之,他若只满足于眼下,就在此这里止步。

    那么他积累的一切也就白白舍弃了,等若是用通天神树之木,去做那瓦砾房中梁木。

    这等不智之事,他是万万不会去做的。

    是以,他此刻心中非但没有丝毫的退缩之意,反而是念头一起,神意气机相合。

    登时,一股一往无前,追逐大道的信念倏而跃出,直往第九层障关撞去。

    “我之大道,永无绝巅。”

    “轰”

    就在这一瞬间,整个仙天似是震动起来,且声响越来越盛,越来越隆

    到了后面,似山呼海啸,天裂山崩。

    而在浮岛之外,云海震荡。

    正端坐云海之上的赤松与少羽四周陡然升起一根根百丈玉柱,组成一道法阵,将那宣泄出来滂湃之力缓缓化去。

    过去许久之后,翻涌仙机缓缓平静下来。

    可以望见,仙天天穹之上的那道混溟仙机融入天际之中,似有尽头,又似无边,似去得冥冥处,又似还在此中。

    周凡睁开眼目,缓缓站了起来。

    他伸出手,往前方轻轻一拨,仿佛是在拭去什么阻碍。

    无声无息之间,那第九层障关已是在他身前崩塌。

    他抬起头来,往天中一望,尽管是在仙天之中,但他目之所及,却偏偏能看尽寰宇诸天,心意旦有变化,景物也随之转换。

    这已非是突破第九层障关所应有的神通了。

    第九层障关,非同一般,按照常理而言,到了这一步,只需要蕴化出真名,便可立成真仙之境。

    而他,在刚刚,借着破开第九层障关之势,再进一步。

    直接破开了那第十一层障关。

    能破入第十一层障关,这是他强横无匹的法力和那同辈难以企及的根底所致。

    尤其那三元之一的赤混太无元与先天神圣本源,此世独一无二。

    再加之一股百折不回的坚定道念,方才造就了这般结果。

    或许便是此世唯一了。

    若不计那难以测度的道祖,成就之高,已是远迈历代先辈,真正无人可及。

    因为,即便是玉虚祖师,当初也无他这般机缘,亦是只破开了第九层障关。

    周凡负手而立,环扫了一眼自家仙天,只翠鸟栖息于身旁松树之上,鸣声清脆。

    灵芝娃娃绕着小池爬来爬去,肉嘟嘟的身子照在水光里,咿咿呀呀的叫声平添了三分活力。

    “十一层障关。”

    周凡心中默念一句,面上露出笑容。

    以后仙道大有作为。

    破开九层以下障关成就真仙者,和破开九层障关成就真仙者,两者却是有高下之分,可以说相差极大。

    破开障关越多,蓄势越足,将来凝聚的真名才能更加的不被磨灭,仙力也要比同阶远远超出许多。

    他方才破开第十一层障关,前方当还有障关在等着自己。

    他虽不知到底有多少,但他眼下当还远未到得尽头。

    此刻,他却是还有另一事要做,那便是炼出一点真光来。

    这一点真光,亦是自那莫名之地而来,破开的障关越多,真光便能涌出更多。

    这时他忽然心生一念,一招手,飞来一枚玉简。

    神意入内一探,发现这里间讲述的却是炼真光的种种心得体悟。

    此简描绘详细,把每一步,每一时经历,甚或感悟都清清楚楚写了下来,可谓是宝贵无比。

    看了数遍下来后,他轻起指在玉简上一扣,思忖道“果然是背靠大树好乘凉。”

    从简上所载来观,在炼真光这一步上,竟是还有着很隐秘的关口。

    修道之人所炼之真名,有两种之分别。

    一者,玄虚真名。一者,内玄真名。

    实则这两者是二而为一之事,就好似一颗青松,在成长之后与种子之时的对比。

    玄虚真名,乃是修士借着天地大运,与所破之障关相合,所成就。

    内玄真名,若修道之人并不知玄虚真名,便会直接凝聚内玄真名,错过此际,便再无凝聚玄虚真名的机会。

    两者之间的差别,便是前者乃是将障关汇合着天地大运,自成一体,循环往复,须知,这障关虽说是破关之碍,但在成就真仙之后,便是保护真名之碍口,而凝练玄虚真名者,碍口行为一体,一关破一关生,生生灭灭。

    而后者,却是碍口之间各成一体,一关破,虽说能恢复,但在关键时刻,哪有这么多时间给你恢复,一个不好,就是真名被磨灭的危机。

    这里的关键,便是天地大运,这也是为什么玉虚这么招人眼红的缘故了。

    天地大运有限,你有了,我便少了,谁乐意?谁不眼红?

    是以,内玄真名者才方是常态,若人人凝练,天地大运都不够造的。

    当然,也不是没有补救之机会,但却是要以牺牲自家性命为代价,毕竟天地大运是能够继承的,如是几代之后,也能成就。

    不过如今的周凡,却是无有此等忧虑,他此刻正是天地大运多的都凝成一片青湖的仙豪。

    周凡把目光投下,看着悬练峰上那一片纯由天地大运凝成的青湖,把神意放了出去。

    旋即,坐定下来。

    无尽无限混沌鸿蒙,变动无终,运转不休,有缺有满,有损有补。

    而这其中,偶一瞬间,就会有一丝裂痕显露。

    修道之人若要凝练真光,需得以神意相合仙天,寻得这等所在。

    一旦有了收获,便需在一刹那间,运起仙力侵入其中,再一点点挤入更多。

    时日一长,便能使之成为自家真光之种。

    作为真光之种,也是有高下差别的。

    若是运气好,寻得了上好所在,修士凝练真光也要容易许多。

    若是运气不佳,那就只能多费些苦功了。

    一番感应下来,周凡发现确实如此,典籍所载并无任何夸大。

    无尽无限混沌鸿蒙之宽阔,他这么一个初成仙道之境者,实在是太过渺小。

    而真光之种往往转瞬即逝,毫无规律可循。

    要感应已是不易,更何况还要分辨其中高下。

    而这等事却是与修士仙力强弱无关,只看自身运数如何,是否能够把握住机缘。

    往往这一过程,所持续的时间也很感人。

    运气好的,一息时间就能寻得上好所在。

    运气不好,花费几十年,几百年,甚至是几万年的,也都算不得什么。

    不过对此,周凡却是有更好的办法。

    神意一起,只见悬练峰上那纯由天地大运凝成的青湖陡然矮了一层。

    与此同时,在无尽无限混沌鸿蒙之中,滚滚青烟忽然化为一只手臂,而后变化一只手掌,掌纹清晰,轮廓坚实。

    单单只看一眼,便知蕴含无边大力。

    “轰隆隆!!!”

    周凡神意与其相合,稍稍一抬,便情不自禁的拍上一处。

    霎时,以掌印为中心,出现一道道涟漪回荡。

    周凡神意放去一扫,就在掌印拍去的那一瞬间,感应之中有十数个裂缝接连浮现。

    虽只存在短短一瞬,但确也曾有出现,他不仅暗暗点头,忖道“看来此法可行。”

    正所谓时来天地皆同力,天地大运加持,自然是会往利于己身的方向行去。

    只是此法也就此时的周凡能用,毕竟,单单就这一掌,其所蕴含的天地大运,能叫任何一个识货人都肉疼,心都会滴血。

    对此,周凡也是有自己的打算。

    大劫将至,余下时日却是不多,越早一步提升实力越好。

    接下来,他动用数次天地大运掌印,终是成功找得一处合意所在。

    再把神意仙力浸入其中,就将其牢牢盯住了。

    现在,才是关键时刻。

    他把气息稍作调息,便就运起神意,连向那青湖。

    不一会儿,只见他身形突然变得若有若无起来。11--------《笔下文学xbixia.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