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悠闲修仙人生

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 第一步

    --------《笔下文学xbixia.com 》----------    浮空岛屿之上,天光重重叠叠下来,垂落到水面之上,清风拂过飒飒有音,还有层峦叠嶂般的投影。,

    虫鸣,鹤唳,猿啼,水响枝叶摇曳,平添几分生机。

    山水秀华,锦绣天成,如画如卷。

    松下立有一座青石,周凡端坐其上,身后重重叠叠的霞光,细细密密的篆文充塞其中,交织左右。

    枯卧三千个春秋,于今朝悟得圆满。

    整个浮空岛屿在这一刻空明幽静,天光经由绿松折射在周凡的身上,如同滴翠霞衣。

    周凡整个人晕在青光中,神情平静,看着座下青石之下的一洼水池,神意映照之下,那是一颗颗水珠,粒粒饱满,晶澈照人。

    一个个画面在周凡的双眸浮现,消失,再出现在万千水珠中,他看到了无数的自己,千姿百态的人生。

    “轰隆隆!!!”

    不知何时,自天穹之上响起一道玄之又玄的天音。

    “咔”

    几乎是在同时,这座浮空岛屿就像是到了生命的终点,一点点的崩散,化作虚无。

    而在一股莫名出现的伟力作用之下,眨眼之间,便换了天地。

    中天大世界,中洲悬练峰,几乎就在周凡出现的一刹那,天穹之上云光一开,霞光瑞气自四面方涌来,层层叠叠,如同山岳,弥漫诸天,倏尔一转,化为一颗宝珠。

    仔细看去,是亿万的篆文交织而成,亘古亿万星辰,无垠山河大地,人世红尘种种等等等等,俱在其中。

    宝珠氤氲天青之气,蕴含无穷之大道法则。

    “天地垂青。”

    周凡笑了笑,珠光照下,映得眉宇间一片青意,对于先天神圣的一番运作并没有白费。

    “天地大运加持,正是我破关之时。”

    周凡伸手一招,宝珠顿时垂落,没入他的体内。

    霎时,一股冥冥的气机生出,玄之又玄,妙之又妙,似有无穷法言在耳畔回响。

    “轰隆隆!!!”

    天地大运交汇,垂落,这一刻,在周凡的眼前,是慢慢的光,此光耀眼又纯粹、晶莹,像是无数颗细细的沙粒的集合,每一颗沙粒都有不同。

    这不是光,这是大道法则的具化,在这一刻,无尽的天地奥妙毫无遮掩的摆在周凡的眼中。

    “仙道。”

    周凡眸光开阖之间,耀眼无比,落在这一颗颗细细的沙粒上,那莹莹的光华几乎要溢出来,周围那代表着天地大运的天青之气若檐下滴水,络绎不绝。

    仙道的成就,绝不是一蹴而就。

    其中有诸多的秘要窍门,需要精心雕琢,小心谨慎,是将这一颗颗沙粒炼成瓦砾还是,,全在自己。

    “咦!”

    “这么大的动静?”

    “发生了什么?”

    悬练峰上这般大的动静,自然是引来了众多的目光,待见到那弥漫天穹的天青之气时,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霞光瑞气纷呈天际,这样的气势万千,是有人要冲击仙道了。

    “是周凡!”

    毫无疑问,在这个关口上,又是在悬练峰,冲击仙道的是何人已经不言自明了。,

    “虽然已经有所预料,但还是有些不甘啊!”

    有人心中又是震惊,又是赞叹,又是羡慕,还夹带着一丝丝的嫉妒、不甘,心中的情绪复杂难明。

    太平道山门所在,从深处冲出一道煊赫的神光,倏尔展开,太平道主从其中踏出,负手而立,大袖飘飘,目光沉沉。

    他看着悬练峰的方向,平静的脸色上也少见地露出惊讶和喜悦,喃喃道“想不到这么快就要冲击仙道了,比预料的还要快啊。”

    “真希望能够成功。”

    岁冥宫,玉合苑。

    楼阁飞檐高翘,亭台玉石华美,长廊曲折幽深,亦有百丈岩石,下插冷湖,波光粼粼。

    风一吹,有妙音大作,自成韵律,听在耳中,有一种清亮冷浸入骨。

    便在这时,冷冷清霜氤氲青石,映照出一道倩影,蹙着细眉,看着寰宇诸天正中之位上的那股冲霄气机,格外的璀璨。

    少顷,一道虹光横来,轻轻一折,化为人影。

    曲晟显出形体,径直来到倩影对面坐下。

    四下花开,两人,有酒。

    先是自酌自饮了一杯,然后曲晟抬起头,同样看向那道气机,青云垂翼,层层叠叠,气象之大,超乎想象。

    曲晟不由得叹息一声,道“得天命垂青,当真是不讲道理了。”

    “这不合常理。”

    丽人眉头蹙成疙瘩,缓声开口道“天命垂青,也该有个度吧。”

    她顿了顿,再发声道“这完全就是任由索取,不计任何代价。”

    “谁让人是天地的亲儿子呢。”曲晟幽幽叹息了一声。

    “即便是先天神圣,也断不会有这般待遇,否则寰宇太古之时就该是另一番景象了。”丽人皱眉道。

    曲晟又是叹了口气,道“最关键的是,人上头有人啊自然是什么好东西都要给他。”

    “道祖!”

    良久,曲晟才缓缓吐出两个字,只觉得像山岳一样沉重,压得喘不上气来。

    他抬起头,眸子中有似有寒光,有种冷冷的感觉,一张口,白气弥漫,道“等周凡真正证就仙道,成为寰宇新纪元第一仙,便已经是大势底定,我们再也没有办法了。”

    “真没有办法了?”

    丽人纤长的细眉挑起,看向那寰宇诸天正中之位,青云上覆,弥漫一色,显然是晋升的关键时刻。

    不甘心,真的不甘心啊。

    沉默良久,曲晟摇摇头,道“没办法了。”

    “其实,若真是我等冲击仙道,谁又知道要面临什么,毕竟,证就仙道也有失败的啊。”曲晟用手抚着酒杯,冰冰冷冷的触感在指尖缠绕,道“事实上,这几乎已经是铁定的了。”

    “那为何?”丽人愕然。

    “不这么做,怎能将他们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呢。”曲晟笑了笑,道“我们不争,但可不代表他们自己内部就上下一心了,玉虚的行事手段,可不止咱们受不了。”

    丽人螓首轻点,头上髻的玉簪映着冷光,她心中有了决断,干净利索的道“既然我们不争了,索性来个痛快,帮周凡一把。”

    曲晟眉头一掀,笑道“好主意。”

    旋即信手一探,无量霞光在白玉般的手掌上绽放,猛地一扭,化为万万千千的篆文,没入天穹之上。

    与此同时,丽人身子一摇,自背后升腾起道道霞光,随着曲晟那万万千千的篆文一同没入到天穹之上。

    “轰隆隆!!!”

    中天大世界,在这一刻,突生玄妙,一种超脱于时空之上的力量与天青之气交汇。

    霎时,天穹上光芒大盛,天地大运又上了一个台阶。

    天外道场,玉虚宫。

    玉宸道人负手而立,大袖如云,他虽看似平静,实则是时时刻刻都在关注着悬练峰,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感应。

    虽然他对周凡有十足十的把握,但关系到冲击仙道,即便是再怎么小心翼翼都不为过。

    这个时候,天地大运蜂拥而来,加持在周凡的身上。

    玉宸道人略一感应,面上露出笑容,也不去理会此辈。

    天青岭,霞青殿。

    申易御见到这一幕,嘴角一弯,对于岁冥宫那两位的打算自然是一清二楚。

    虽然鄙夷这种行为,但是他身体还是很实诚的,甩出一枚金篆。

    霎时,又是一股天地大运加持在周凡的身上。

    这似乎是一个信号,下一瞬,一股股天地大运加持在周凡的身上。

    以至于无比浓郁的天地大运都凝成一潭青湖,看得人心中发热,犯了眼红病。

    而在这由天地大运凝成的青湖之上,周凡端坐其上,万千的祥瑞之气在半空中氤氲,交织成不同的画卷。

    此刻的周凡心神晋升到一种难言的境界中,似空非空,似想非想

    一股玄妙莫名的力量从他的背后生出,浩浩荡荡,打入到位于界海某处的洪荒界中。

    成仙,便是要蜕下凡身,铸就仙躯。

    同时,也要与天地清算一下因果。

    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物可报天,若要成仙,蜕下这凡身,得享永寿,自有一番因果清算。

    心海之中,周凡趺坐于地,四周飘有不知多少篆文,密密麻麻,不计其数。

    然而,随着他心定神凝,渐渐聚化,最终化作两字。

    这两字观去简疏,但只是零落几笔,却似又包含无穷真意,不过好似碎镜裂瓦,似有相合之处,却又断续难接。就好像只差一笔,将之补上,方能最终合一。

    他凝神观注,心神侵入冥冥,大衍珠散发出一道道紫光将他笼罩。

    不知过去多久,周凡陡然睁眼,有一道亮光闪过,忽的抬指而起,想要点去。

    但在此刻,他心中一震,却是动作一顿,仿佛这一笔却有如千钧之重。

    这一刻,在他的感知之中,似乎只要这一指点下,便再无回头之路可走。

    稍有疏忽,便是身死道消,神魂尽散,再无重来可能。

    然在此时,却闻一道剑音鸣响,缭绕心间,久久不去。

    却是一柄玄青古剑自他心海浮现,其上四枚古篆绽放无尽锋锐之意,斩尽一切阻拦。

    周凡点首一笑,道“好,有你伴我,我又有何惧。”

    旋即,他便将目光转在那两字之上。

    这一刻,却是毅然点下。

    只这刹那间,就有一股玄妙感应涌上心头。

    待他再去看这两字,登时就明白了其中真意。

    “力,衍。”

    这一刻,天下所有洞虚真君皆是心有所感,不觉遥望中天。

    周凡心神自心海之中退出,缓缓起身,负手而立,眼望长空,许久之后,微微一笑,一步跨出!

    轰!

    天摇地动!

    顷刻之间,一道不可测,囊括乾坤的气机透体而出,冲霄而起,一路扶摇直上,撞破层层罡云,一气跃出寰宇诸天,触及无尽无限混沌鸿蒙。

    此气,其貌混冥,其状若虚,无涯无垠,难作言述,无以表形,沛然莫测,充塞于天地之间。

    而这一撞之下,洪荒界竟是被生生从界海之中震了出来。

    几乎是在同时,一种只有周凡才能感受到的,与洪荒界的联系,咔的一声,消散无形。

    这一刻,便代表着他与洪荒界再无瓜葛,再无联系,即便他是洪荒界开辟之主,亦无法再入往昔一般,

    周凡负立青湖之上,双眸看向洪荒界,眼中闪过诸般情绪,最终尽在一指之中。

    一指点下,一物好似流星坠下,直入洪荒界之中。

    在此物冲击之下,笼罩世人头顶的罡云缓缓散开,诸天星光泼洒而下,照耀尘间,举世同沐。

    此物临空而立,呼嘘乾坤,吞吐二气。

    得此牵引,那蕴藏在无尽星辰之上的星力竟受感应,破透而出。

    一时之间,洪荒界灵机如泉涌出,冉冉直上清空。

    天下洲陆,皆有灵机升腾,最后汇合如潮,浩浩荡荡。

    神庭之上,一位少年霍然站起,躬身一礼,道“惟愿恩师仙道万古,弟子少羽拜上。”

    此刻,悬练峰上空,那座纯由天地大运凝成的青湖,悬浮于空,内中时有震爆雷音,电芒闪烁,观之好似回得那辟地开天,万物初生之际。

    随着周凡与洪荒界断得一切联系,天地之间再无一丝灵机可供周凡汲取。

    但与此同时,却又有一股股纯青之气自四面方涌来,其势越展越广,越张越大,蔓延开去,渐渐笼盖整座中洲。

    此时周凡神意沉浸于一种玄妙之境中,不知身在何处,似醒非醒,似睡非睡。

    然而每每他心神一转,心海之中就跃过一道霹雳惊电,吞吐之间,便有气流滚荡。

    整整过了十天十夜,周凡才霍然睁开双目,这刹那间,似有紫电闪过,这天地间,也好似忽然闪烁了一下。

    他负袖凭虚而立,看着面前茫茫天地,感受着躯壳之内那似能搅动乾坤的滂湃法力,不由暗忖道“这还只是与天地理清了因果,尚未铸就仙躯,后边还有开辟仙天,以往我若不是有赤混太无元的加持,”

    他心下却是生出万般感慨,难怪世间之人,成仙之艰难。

    单单只是与天地理清因果,就是一大难题,而这个时候也是最虚弱的时候,因为你已经与天地理清了因果,再也无法汲取到一丝的灵机。

    周凡却是因为种种缘故,方才能得以还立在此处,否则,早就已经被天地抛出了。11--------《笔下文学xbixia.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