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七十七章 悬赏秘杀令

    ---无广告小说---<!--go-->
    二名黑袍人早已掀了斗篷,露出二张惨白长脸,竟似二名勾魂白无常,只是一人留有短须,显得年龄大些,另一人则是面皮白净。
    他们法器甚为独特,年长短须黑袍人手持约莫有二尺见方的算盘,算盘通体呈碧绿色,其上每一颗算珠都有婴儿半个拳头大小,随着他每一次挥出,这些算珠之上都会有阵阵碧绿烟雾升腾,这些烟雾升腾空中便化做一条条碧绿小蛇,其头尖细梭形,口中只有上下各一只有颗獠牙交错外翻,一颗勾在下巴上,一颗上支到鼻孔,大张嘴巴闪烁着幽光,双眼噬血鲜红,它们化做一道道细线,直扑对面老者。
    而随着此人挥动巨大算盘,每一次挥动间,都会发出“哗啦啦”的阵阵怪音,扰的人心神失守,观看后方紫衫青年,便可看出,他一方面手拿一只白玉瓶严阵以待,一方面脸上不时泛出阵阵血色,即便他运气灵力抵抗,也是收效甚微,这样一来,挡在他前的驼背老者不得不时时回手,向他身上打出一道灵力,每每当他回身照拂紫衫青年时,二名黑袍人便借机而入,经常迫的驼背老者一阵急防。
    而且驼背老者显然还不敢远离紫衫青年,一时间被束缚在了原地,这让他的实力大打折扣。
    年轻些的白净黑袍人则是在空中祭起一狼牙棒,此棒幻成一只身体宠大的天苍青狼,身上魔焰滔天,随着白净面皮黑袍人口诀,怒吼声中不时口吐一道长长青色烈熖直袭对面驼背老者,声势很是威猛。
    那驼背老者单手祭起一根长约一尺散发着黑光的枯枝,另一只手则是时刻防御在身侧,将身后紫衫青年紧紧护住,那枯枝散发出来的黑光极为霸道,形成一道半月形风刃向外划出,无论是密密射来的无数碧绿小蛇,还是天苍青狼吐出的长长青熖,均被它挡在了外面,而且碧绿小蛇和长长青熖只要一接触黑光顷刻便会化为乌有,顺带黑光竟有外扩散的迹象,每一次扩散都将二名黑袍人逼的连忙后退,根本不敢接触那半月形黑色风刃。
    只是那枯枝看起来极为纤细,与对面二人法器比较起来,似在下一刻便能随时折断,却偏偏端是厉害。
    “想不到堂堂的魔犬月影竟然给一名落魄庶子当了仆人,卓道友,你只要将身后的小子交出来,那么这次秘杀任务的奖励,我哥俩分你一半如何?你何苦为了一个低贱的庶子出头呢?你要知道,这次主家出的奖励,即便是你我双方平分,十年之内修炼都不是问题,何况其中还有一枚‘无尘丹’和一枚‘玄冥令’,如果卓道友愿意罢手,那这枚‘无尘丹’就归你了,我兄弟二人要了‘玄冥令’,余下东西再均分,如何?那‘无尘丹’对你这种即将到达假丹修士作用,无需我再多说了吧。”就在双方打斗中,眼见驼背老者难缠,短须黑袍人咬了咬牙,开口道。
    短须黑袍人口中称呼驼背老者为“卓道友”,却与紫衫青年口中的“桑叔”却截然不同的,但显然就是同一人。
    他此话一出,不要说紫衫青年身形一抖了,就连那一直躲在远处的树上的林姓儒生也是身体轻轻一颤,显然内心受到了强烈震动。而紫衫青年,则是一脸紧张的望向驼背老者的背影,此人是他娘死前留给他的最后守护,但黑袍人口中可是‘无尘丹’啊,对着筑基后期以上修士都有着致命的诱惑。
    之前,他们出了传送阵法后,便在临水城中转了数圈,最后才悄悄出得城来,谁想最后还是被这二人追上了。
    白净面皮黑袍人一听,不由心中一急,连忙开口“大哥,那‘无尘丹’……”
    “闭嘴!”短须黑袍人听的心烦,不由对着弟弟喝道,如果能杀了面前此人,他何苦愿意拿出‘无尘丹’和一半的奖励,只是此人当真难缠,而且‘魔犬月影’可是老牌筑基强者,想来若不是后面那小子拖了后腿,自己二人即便有着合击精进的法术,想来也是撑不太久的,如此下去,恐是变故居多。
    白净面皮黑袍人被哥哥一喝,顿时嚅嗫起来,心中恼恨,不由手上法诀一变,那半空中幻化的天苍青狼顿时一收口中烈烈青熖,身体一弓,带起一阵劲风,空气中传来一声音爆,只是瞬间,那只天苍青狼便已到了驼背老者的身后,一口向紫衫青年脖颈咬下。
    那驼背老者似早有预料,那一只低垂的右手,蓦然间抬起,三点寒芒脱手而出,直奔天苍青狼双眼和张开的血盆巨口,那天苍青狼魂魄似还留有灵智,见状急忙摇头屈身,避过了要害,却依旧被三点寒芒打在了腰间,顿时发出一声怒吼,似被激起了凶性,转体回头,四脚一踏空中,似欲再次进攻,只是行动间动作却是没方才那般灵活了。
    而与此同时,驼背老者淡淡开口“何满子、何满华你二位也算是魔道响当当的人物,却以这等身份来杀一名凝气修士,即便当年老夫身在魔道时,却也是不屑做这等自降身份之事。老夫虽然也是魔修出身,但魔修自是禀性刚烈,敢做敢当,何似你们这般已落入了邪修之列,真当为人所不齿。
    此子母亲与我有旧,莫说一枚‘无尘丹’了,即便是十枚、百枚,又当如何?”
    他这话音一落,手中动作不停,然后看向身后一侧,眼中厉色闪过,沉声喝道“不知那位道友看了这般长时间,却是看够了没有。”
    他这话一出,何氏兄弟心中一惊,却不想,在这偏远之地,还另有他人,他二人可是一路追过来,直至远离了临水城,又见此地偏僻才急追上前动了手。
    驼背老者表面虽然平静,心中也是焦急,他也是在刚才何氏兄弟说出‘无尘丹’时感觉到了身后数十丈之外一棵树上有微不可查的气息波动了一下,这才出言道破。
    随着驼背老者的开口,何氏兄弟也瞬间撤回了法术,向后跃了十数丈后,同时看向驼背老者的身后丛林。
    “呵呵呵,原来是威名赫赫的‘魔犬月影’卓道友,你可是小生的前辈啊,在小生还是凝气修士时,您的大名就如雷贯耳,今日一见,果然厉害,这般快速便直接发现了小生的行藏。”
    随着一道朗朗的声音,一道身影自丛林中一棵大树上,一闪而现,然后缓步向场中走来,正是血手飞镰林姓修士。
    场中众人眼见竟是血手飞镰,不也是不由一呆,但众人均未说话,只是均是目光死死的盯着他,本来这里驼背老者虽然占据上风,但何氏兄弟合击之术相当了得,一时之间也难以拿下,这突然出现的第三方,却是打破了场中双方短暂的平衡,血手飞镰可是筑基后期,他若向着某一方,这方便是劣式顿显。
    血手飞镰缓步中,眼见所有目光盯在自己身上,他微微一笑说道“卓道友之言未免偏颇,有人传出悬赏秘杀令,这目标可就不能再分修为高低了,而是有能力着居之,我等修仙之人要的就是修炼资源,难道有人给出了报酬,我辈之人就不搏一次么?怯首怯尾可不是修仙者的风范。”
    说话间他已走了到空地的边缘,随即停住了脚步,目光平淡的望向驼背老者。
    血手飞镰其实昨日离开玄清观后,便向东去拜访一位老友,达到目的地后,则是与老友一番畅谈,然而在畅谈中,他那位老友无意间透露一件事,便是他手中得到了一枚悬赏秘杀令,这种秘令往往流传于魔道和邪修门派,主要是有人委托“刺影”暗杀组织悬赏追杀一名青年,此青年疑似近期会前往大名鼎鼎的“壶尘”家族,其报酬丰厚的令人咋舌,除了有三十万块低阶灵石外,还有大量的丹药,尤其是其中竟允诺送出一枚‘无尘丹’和一枚‘玄冥令’,这么大的手笔就是金丹修士都会有些动心。
    “刺影”是一个令人颇为头痛的暗杀组织,来历神秘,何人创立不知,总部在哪不知,只知该组织大约出现时间是在近四百年前,他们接手各种刺杀、暗杀之事,而且成功率极高,被追杀的目标几乎是必死,其内成员也是神秘难寻。“刺影”信誉也是极高,只要是接手的任务,十之八九都是顺利完成,即便刺杀目标不成,也会对主家有所赔偿。
    且若是完成的任务,主家如果想赖了报酬,那么可是有无数的被灭了满门的雇主血淋淋的展示在世人面前。
    鉴于是对四大宗门的顾虑,“刺影”从不直接揽下面对四大宗门的任务,而四大宗门对附属门派和家族的态度是,只要不是关系到灭门之类,他们也是睁一只眼闭一眼,如此多的附庸,如果都去管上一遍,那四大宗门本身也不要发展了。所以,“刺影”在保持一定底限之下,几百年来,倒也未遭到四大宗门的围剿。
    “刺影”通常任务都是由自己完成,只有当人手不够或其他原因时,也会将秘杀令向外传出,如果有人能够完成,便可得到报酬的一半奖励,但通常都是魔道邪修才会去接手。
    这一次血手飞镰老友手中得到的秘令便是因时间紧,前后只有九日,过了九日后,便是杀了此子也是得不到报酬了,而且目标并未锁定,只有大概的范围,所以“刺影”情急之下便发布了出来。
    血手飞镰虽然凶名在外,但他的门派却是实打实的所谓名门正派,所以并未接到此种秘令。他闻言后,如何不心动,只是就连“刺影”都无法锁定的目标,那无疑是大海捞针,他听老友话后,便是随意拿起秘令玉简神识一扫,但下一刻就心神不由一震,只是他是何等老辣之人,脸上表情却是丝毫不变,然后苦笑摇头把玉简还给了老友,他那老友也是精明之人,把秘令玉简递给血手飞镰时,眼睛就一瞬不瞬的盯着他,只是最后血手飞镰表情除了失望,并没有任何异常,这让血手飞镰这位老友也是心中一叹,看来此事是无希望了,他已是在外寻了三日了,查询了近万里范围,一无所获后才于昨夜返回的,同时也派出门下大量弟子探查,至今也是未有任何消息,本来还想抱着血手飞镰交友极广,说不定有些线索的想法,不想依旧还是落了个空。
    《五仙门》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搜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搜!
    喜欢五仙门请大家收藏:()五仙门搜更新速度最快。
    ---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