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寻仙一脉与疑团初解

    ---无广告小说---<!--go-->
    李言听了这些,不由的一呆,“神识,还有这样的神奇东西。”不过随即心里又是感到一阵无语,自己的房间和老师的房间可是只隔了六、七丈的距离,那么这样一来,那岂不是自己在房间里做什么、说什么,老师都是可以知道的了。
    老者微微一笑后,又继续说道“神识强大到一定地步,那是可以用来直接杀人的,强大的修仙者只需一道神识过去,便可杀人于无形之中,甚至成片的秒杀比自己低的生灵物种。总之,神识会随着修为的增长而不断强大,到了元婴期后,数道神识便可组成一道神念,神念的功能则会更加强大了,这些只能待你以后慢慢去摸索,去知晓了。”老者语气已经开始有些飘渺的说道。
    “我出关之后,在派中等了百年左右,但四派仍无任何人回归,那时我已是合体初期,虽然之前在化神期、炼虚期也出去寻找过传承之人,但并没有找寻到,一些更远的地方还是未去过的,于是便不再耽搁,再次出门寻找本派传承了。但这一出去,便是五、六百年,我跨越了数个辽阔的区域大陆,寻遍千山万水,荒漠极域之地,还是未曾找寻到传承之人,最后便又破碎虚空来到了凡人界,希望能有所收获,就这样在凡人界又是寻找二百多年仍然一无所获,但就在一次,我获得一个消息,在凡人界有一处隐藏地方,那里的人可能灵根产生较多,但此处已是凡人界极偏远之地,从消息里得知,即使是远古时期仙灵界大能在此界寻找灵脉建立传承时,也是未能在那片建立门派成功,至于为什么,则没有任何记载保留下来,只记载那里天气灵气是这一界最好之处,灵根优异者不少,但是若要到达那里,需要经过有诡异红色雷劫的一段漫长险路,危险程度即使是仙灵界也是未曾见过的,据说至少要有渡劫期法力方可通过,我考虑了再三,还是决定前去看一看,本门道统不能就此在我这一代失落,但在去之前,我把一股神念留在了一仙器玉盒之中,这个玉盒可以保存神念几万百年不散,并且能感应到方圆数千里的人类是否具有灵根,而现在的我,就是那股神念,而我的本体则已去了那不知名之地。”老者看着李言说道。
    李言这个时候已是麻木,今天接触神奇的,或者说是诡异的都太多了,现在这老者说自己只是一股神念组成,那他说是就是吧,也并非不可能。所以他已无惊讶之情,只是静听。
    “但是我却忽略了一件事,就是驱使这仙器玉盒也是需要不断损耗神念之力的,最初之时,我便在这仙器玉盒内驱使玉盒在这片大陆上飞越寻找,就这样又过去了一千多年,依然未找到传承之人,不过这时发现,若还是这样寻找下去,可能再过数十万年神念便要耗尽,到时消散一空了,于是心生一法,把玉盒幻做一古老玉简书籍,我仍居于其中,让这书籍被某个修士找到,他必会当成某种仙宝灵器,当然他们绝对是无法破解这书中的奥秘的。”灰衫老者说到这里,脸上露出强大的自信,那怕他不是本体,只是一股神念,也相信自己幻化的玉简书籍,在这一界是无人可以识得其中隐秘的。
    “他们既然得到这本玉书,却是无法窥探其中奥秘,那便更是要视作珍宝了,最妥善的方法当然就是随身携带,一方面可以方便自己随时研究,另一方面宝贝自然是放在自己身边在才最放心;那样他则会带我不断移动,我只要跟随移动不断搜索不同区域就行了,不用再额外消耗神念之力去驱使仙宝玉盒。就这样这本幻化后的玉书被一个又一个修士得到,他们有的被杀,继而又被下一修士得到,有的则带在身边几百年后坐化道消身死,再次被寻宝之人得到,当然他们永远无法打开这书中秘密,但人就是这样,越是无法得到的,越是觉得可贵,他们就这样带着玉书穿越了凡人界一片又一片区域。时光这样又过了悠悠一百万年,我所找到的杂灵根之人有不少,但仍然未找到合适之人,此时我发现神念力量也被削弱了六、七成之多,同时也感应到本体应该也未找到传承之人,并且本体也未陨落,我和本体之间是有感应的,如果他陨落我则会知道,如果他找到了传承之人,我也会知道,想来本体应该被困在了某处之地,无法脱身了吧,否则也应该寻来了。因此,我还得继续寻找传承之人,但按照之前的方法,这股神念估计也只能支撑二、三十万年了,所以不得不另想他法,这就是让主神念陷入沉睡状态,减少消耗,分出一缕较弱神识游离主神念之外,来代替神念扫描,但它只是一缕较弱的神识,为了减少消耗,只能扫描方圆大约百里范围内,且没有攻击能力,但这已是最好的解决方法了。这缕神识若扫描到所寻之人,便会叫醒主神念,主神念自然就可对该人进行品性考核后传承记忆;但这缕神识大约也只能保持千年左右就会溃散,不过每次在溃散前它会叫醒主神念,并把这些年所见所闻传递给主神念,继而这缕神识就会消散于天地之间,这时主神念再分出一缕神识,然后自己继续沉睡。当然这样,主神念也会慢慢被削弱,会越来越虚弱,不过这样却能延长寻找时间。”老者这样娓娓讲述着,李言默不作声,心中却大叹修仙者的强大能力,一缕意念就能在这世上存活千年之久,这那里还是凡人能够想像得到的。
    “就这样,又过去了几十万年,在这期间,同样发现不少杂灵根者,但仍得不到我派所需之人。大约在五十年前,玉书又被一金丹期修士得到,一次,他在外出游历时,遇见了极厉害的仇家,拼尽所有神通才逃离追杀,但那时他已是伤势极重,体内金丹都快到了溃散边缘,他勉强飞回到自己的洞府,想在洞府之中的修养恢复,但刚到洞府之内后,便已道消身死。直到十四、五年后一天,这洞府意外的被一筑基期小修士发现,本来以他那点微末道行是无法发现这洞府的,哪怕即若是碰巧发现了该洞府,那也是根本无法破开一金丹期修士的护洞大阵,可是这金丹期修士在回洞府之时只是开启了大阵的入口,并未来及再次启动大阵防护就已身死,却这样被一小修士闯入进来,小修士在这里得到了不少好处,当然还有这本书籍,当下不免开始得意忘形,更加肆无忌惮的搜索洞府之内各个角落,不过他终是乐极生悲,意外的触动启发了这洞府的防护大阵,幸得他机灵异常,在感觉不妙一瞬间便立即逃离出去,但晓得是他如此果断,金丹期修士所布的阵法也不是他能消受的,逃离过程中小修士仍被大阵攻击击中,待他出来时,不光人已是气息奄奄,连身上的衣衫及储物袋都已被击散,哦,这储物袋嘛,你理解成仙家存储之物就行了,一个小袋子,不过按品级划分,可以通过仙法存放大小不等的东西,这个以后你再去追究吧。说来,也算是这小修士命当如此吧,修仙界本就是这样,机遇常伴随着危险,往往危险就预示着死亡。”老者说到此处,那身影模糊的脸部已开始看不清了。
    李言看着老者的模糊面庞和身影,心道“这就是他刚才说的神念溃散吗?”
    “这小修士的储物袋被击散后,除了玉盒幻化的书籍之外,还有一片玉简和一本被施加了仙法保护的纸质簿书被保留了下来,不过那本纸质书籍上的保护仙法却已在储物袋爆裂中被震散消除了,不久之后,小修士也就魂归地府去了。就这样,我继续沉睡着,等待下一‘有缘人’来得到此玉书籍。几年之后的一天,这里忽然来了一黑袍凡人,从这筑基小修士的枯骨旁边得到了这玉书、玉简和那本已没有了仙法保护的纸质簿书”这时,老者顿了顿,那模糊的脸上依稀有古怪的笑容露出。
    李言略一沉思,向老者道“此人便是我的老师吧”
    老者模糊的身影点头道“说的不错,这人正是你现在的‘老师’---季军师”。他说到“老师”二字时,故意加重些了语气,并且还带有一丝玩味之色。
    李言自是听出了老者言语中的讥讽之意,自己的这位“老师”应该是有什么问题无疑了,他只能隐隐猜出和自己有关,但具体是何种问题却还是不太明确了。
    “你的这位‘老师’可并不是什么‘木影门’的世俗武林门派,那只是他随口所说,子虚乌有的一个门派罢了,他其实乃是‘寻仙一脉’。”
    李言听到这里时,虽然通过老者的表情可以猜出自己的“老师”有所隐秘,但听说连门派都是子虚乌有的,且也不是武林中人,还让他大出意料之外,不由的问道“什么‘寻仙一脉’?找寻仙人吗?”
    “呵呵,你说的是有些对的,自远古仙灵界那些修仙者到凡人界建立了许多修仙家族或门派之后,经过数万年的时光,世俗间已有人隐隐知道了这些事情,便渴望能够进入这些家族或门派,让自己有机缘修得仙法,获得这长生之道。起初只是一些零零散散的人到深山里寻找仙缘,希望能寻得仙人,得到他们的垂青收入门下,但深山多妖兽、鬼魅,往往这些人还未曾寻到自己的仙缘,却已做了妖兽腹中之食,或成了鬼魅爪下之魂。
    这样下去,可不是这些希望修仙之人的所要的结果,于是他们便慢慢凑在一起合力去寻找仙缘,这样在遇见妖兽、鬼魅时也能相互间有所照应,虽然结果比之以前要好了许多,但仍然是伤亡极大;
    后来便有了世俗江湖武者加入,有些人是他们雇佣而来的,有些武者则是为了追求更强大的力量,听说有仙人的存在,也就毅然加入了进来,有了他们的加入,死亡的机率也大大减少。就这样,他们遍寻大川恶水,去苦苦寻觅自己的那一丝仙缘。
    后来他们这其中有些具有灵根之人真的找到了一些仙门,且也拜入了仙门,修得了仙法;同时也有人寻找到了已死修士的仙法或洞府,如果恰巧本身又具有灵根,也同样的踏入了仙途。这样一来更是激起了这些人的信心,索性便不再过问世事,在一起苦练武功,以使得自己能深入到更远的未知之地,他们不入世,不行走江湖,一心只想追究仙缘。所以世俗之人鲜有知晓,他们被修仙者称做‘寻仙一脉’,那季军师便是这‘寻仙一脉’中的传人了。”
    李言听了这些,心中想到“不知自己这位老师骗自己说是‘木影门’的人,又是为何?”这是他现在还未想通的。
    “那季军师获得玉书、玉简和那本书籍后,自是喜欢,但他不知道这也是他天大的运气,那纸质书籍和那玉简本为一套仙法,名为‘乌夜帘青功’,只是纸质书籍里记载了仙法入门的感应天地灵气之法和凝气期前三层的口诀,玉简里记录了凝气期四到十层的口诀功法,应是某仙派凝气期入门之用,之所以这样设计,是因为刚修仙之人神识太弱,无法离开身体,要修到第三层方可离体,这样才能打开玉简,所以前三层一般会用纸质书籍记录,再加持上本门的仙法用来保护,普通凡人自是无法打开的,有的书籍设的仙法保护之强,即使是那筑基期的修仙者也无法打开的。至于筑基期或以上的修仙者即使有能力破开,也没那心思了,他们已是可以开宗立派之人,那还看得上这些入门的低级功法,并且即使修炼,一般纸质书籍里也只是前三层,要来何用。”---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