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五仙门的强大与传承

    ---无广告小说---<!--go-->
    “这其实并不是我们这五大门派难以寻觅,而是由于我们这几大门派从古老洪荒时期开始,传承这件事就是一件很头痛的事,强大的仙法,必有其强大的根本原因,上面也和你说了灵根的几个种类。”灰衫老者苦笑着对李言说道。
    李言听了这话后,想了想说道“杂灵根、玄灵根、地灵根、天灵根、圣灵根和异灵根。”
    灰衫老者点头说道“是的,是这几种,不过这些只是对其他门派而言罢了,而我们这五门的先辈分别创造了这五大古老门派,要求能够的学习这些仙法之人却是与其他门派不同的,这也正是我们功法强大的原因。”
    李言听到此处,点了点头,他年纪虽小,但这个道理却还是懂得,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是不存在的,好的东西必有其根本的需求,但他也不多话,只是静待老者下文。
    老者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道“你从这五门派的名字上应该能猜出,我们这五门分别五行中感应最灵敏的属性了。”
    李言点点头,这倒不是很难猜,开口说道“像乙木仙门,想必就是仙法是针对木属性元素而创造的,所以感应木灵气体质好的人修炼才是;丁火仙门那就应是火属性仙法为主,感应火灵气灵敏的人修炼较多了,至于您的癸水仙门自然是水属性体质较好了。”
    老者叹了口气,说道“你只猜对的只是一部分罢了,我们这五门派所修炼的仙法固然也是对应了自己感应的五行最强属性,但却和其他所有门派不同,我们不需要圣灵根,而是需要的一人同时身具五行所有属性才能修炼。”
    说到这,老者话锋顿了一顿,看了看李言,但见李言只是表情一楞,但并不追问,只是眉头皱起思索着,似乎在考虑他刚才的话。不由的内心赞道“此子性稳善思啊。”
    李言自是在思考老者这话的意思,老者所说之话的意思就是他们这五个古老门派需要的是能同时感应天地之间基础五元素之人,但这这种体质应是修仙界最看不起的杂灵根啊,姑且不说他们为什么需要这别的门派都不要的杂灵根,这应该是和五仙门的仙法修炼有关,但这应该也不是很难寻的,按老者先前的描述,固然仙灵界人口较少,但按机率来寻找应该也还是有的,何况还有后来仙灵界修仙者来到凡人界建立传承,这更是增大了寻找机率,但老者却何故说传承是他们五门最头痛之事。
    “这却是我们五大古老门派最大的秘密了,我们虽然需要的是杂灵根体质之人,但这可不是普通的杂灵根,杂灵根当然就是体内对金、木、水、火、土五行元素都有感应,我们不光需要此人身具这五行属性,而且这五行属性必须是按相生之法依次强弱排列之体,五行相生之法是‘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如此生生循环,生生不息’,那么修炼之人体内五行属性也必须按五行相生之有强弱排列,如‘辛金仙门’他们是以‘金’为主,那么修炼之人体内感应五行相生的排列必是‘金、水、木、火、土’,感应天地灵气最强的应该是‘金’,其次是‘水’,然后再是‘木、火、土’,如果后一项感应强于前一项,则不能修炼‘辛金仙门’的仙法;同样我们‘癸水仙门’感觉天地灵气的顺序是‘水、木、火、土、金’,强弱也是依次递减,这样才可以修炼本门仙法。”
    李言听完这番言语,已从灰衫老者这些话语中知道他所述的含义,普通的修仙者单就在这凡人界来说,十万人里可能寻得一人,无论是什么灵根这也算是极低的了,而又若在这极低机率的人群里,再筛选出杂灵根,百万人里是否能够寻得一人都是未可知了,而最后恰恰还得在这几乎是大浪淘沙的出现的人里,再去找出具有五行相生之法形成的相生体质,这概率......不言而喻了。
    这种算学之术,他可也是简单学过的,按这排列之序找人说是十几亿人里能有一人寻得也是天意了,想来即使那仙灵界也不会好到那去,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传承下来的。
    老者看李言已有所知的表情,叹气又说道“所以,我们这五门派每一代都要费尽心力方能找到下一代传承之人,每一代基本都是单传或了了几人。一方面自己要修炼大道,修炼所花时间刚开始还少些,到了后面可都是以十年、百年为单位的,平时一次闭关都有可能是几十、上百年,这对于我们来说只是弹指一挥间罢了。
    因此除修炼时间外,外出寻找合适的传承之人的时间也只能集中某段时间了,就这样,我们外出都是断断续续,在世人眼里自然是少有接触的了,至于为何不广开仙门招收弟子,这个方法上古就用过,收效甚微,还不如我们自己外出后用神识扫描低阶修仙者来的快,所以这种特殊的杂灵根体质正是我们难以解决的问题”
    李言听到此处,神情不由的一滞,像是想起了什么,老者可是一眼便发现了他的神情,似是知道他想到了什么,对他笑道“你那什么老师,可不是我这门派的,他所说的‘木影门’修炼也需要特殊体质什么的,其实就是想隐瞒寻找具有灵根之人罢了,让别人以为就是隐世江湖门派的招收弟子一个特殊条件罢了。”
    李言默默无语,对自己的这位老师已是开始心生疑惑,若说收自己做徒之前,为了在世人面前隐藏灵根之说,这些还能说的过去,毕竟修仙者对于普通凡人来说太惊世骇俗,但既然自己已经拜入他的门下,还继续隐瞒那就可以说是别有用心了。
    老者自是知道李言此刻心中所想,对他一叹说道“这季军师虽然法力在大多数修仙者眼里不值一提,不过此人也当真算得是枭雄了,他的事我们稍后再说。”
    李言点点头,知道老者还有别的事要说。
    “我们五个门派在世人面前鲜有露面,一是人丁稀少,不像别的仙门只要具有灵根之人基本都可招入;二是修仙界弱肉强食,若没有强大的实力,一人孤身在外,被别人杀人夺宝,无故争斗中死亡那也比比皆是的,所以我们这五派出去寻找门派传承之人都必须要修炼到足以保护自己才可,一般至少要达到合体期才行,若是法力太弱外出,陨落的机率是很大的,遇到这种事,我们五派可是承受不起的,人丁本来就太过稀少了。
    五派门人这般难寻,随着沧海变迁,自然便开始慢慢没落下去,到了我那个时期,我们五门派便开始从化神后期就陆续出来寻找传承门派之人,好在我们所修仙法强大,同等境界的其他门派很难遇见对手,杀他们如同杀鸡屠狗一般,即使同时对上三、五个同境界之人也是可以取胜的,那怕超过我们一个大境界的敌人,能够灭杀他也不是不可能的事。”说到这里,灰衫老者脸上露高傲之色,那萎靡的脸上竟有霸气隐现,足见他对自己所修仙法的骄傲之情。
    “之所以考虑在化神期就可以外出寻找传承之人,这第一当然是迫于无奈之举,弟子难觅啊;第二则是在修仙界合体期以上的修仙者已经是鲜有露面了,到了这个时期,基本都在尽力想怎么提高自己实力和境界了,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闭生死关或去一些极其危险之地去寻找自己的机遇去了,除非是自己的家族或门派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口,否则不会轻易露面的。在这样情况下,我们修炼到分神后期出来寻找传承,也算能堪堪将就自保了,不过这时我们都不会以门派面目示人罢了,免得招来不必要的麻烦,那些不知情的修仙者觊觎我们五派的仙法也不是一天二天了,这也是外界只见过我们五派只有合体、渡劫乃至大乘期高手现世的原因了。但即便这样,传承之人也是极难寻找,有时不得不跨越辽阔的区域大陆、甚至是横穿二界的界面去找寻门人;也正因如此,遇见更强大的敌人和空间乱流也是极有可能的事,就这样五派一些外出寻找传承之人的高手,一走就再也未回来过,可能已经陨落在外面了吧,我们五门派就越发调零了。”说道此处,老者声音有些低沉,慢慢抬首望着的天空,一脸落寞,似有追忆之情。
    李言自是不敢打扰,不过片刻之后,老者收回目光,扫了李言一眼,继续说道“我这癸水一脉在二百万年前也只剩下了我一人了,那时其余四派皆无任何消息,想来他们已经先我而去了罢。”老者面露一丝悲凉感怀之色,心中已有思绪回忆涌上心头,那时虽然五派之间也时有争执,但他们自远古就相依相伴,同气连枝,一同修炼,一同行走江湖,往事如烟,悠悠岁月就这样一路走来,而现在自己醒来,已不过是万事皆休,恍若一梦。
    李言听得“二百万年前”几个字,那平静的脸上已露出不可置信的的表情,这世间能人活几百万年?这是何等天方夜谭,但却在他面前说出来,他却不知怎的,已有了相信的感觉,这个念头在他心里泛起,让自己都不由的大吃一惊。
    灰衫老者顿了一小会,轻轻摇了摇了头,似要把脑中追忆挥去,然后抬眼看到李言,心中已多了一丝宽慰。
    “二百多万年前,我闭关百年,待得出关之后,其余四门派也早已人去楼空,荒草遍地,只有乙木仙门的凝珂仙子留下一枚玉简,告诉我她出关后已达到练虚之境,在这里等了七十年,其余三派也无任何消息,见我也未出关,便也外出寻找传承去了,只是这一走,我们再也未有任何联系了。”灰衫老者神情一黯,只不过此时他的身影比之刚才又有些模糊了,脸部表情也是开始有些不清楚了,李言倒是未发觉了。
    李言听了这番话,张了张口,似乎又觉得不宜打断此刻老者的叙述。但那老者何等样人,便向停止了叙述,问道“你有何不明白的吗?”
    李言呐呐的道“什么是玉简?”
    老者闻言一楞,继而自嘲一笑“呵呵,我这倒是忘了你对修仙界一无所知了。”他原先所接触的人,像这些修仙基础知识谁个不知,但李言可是个地地道道的菜鸟一枚。
    “那便简略的与你说些吧,玉简像是你们凡人中的书籍,它是一种特殊的玉质材料,很难损坏,与纸质书籍不同的是里面的文字、图像和声音只能由修仙者用神识来刻画、书写的,可以这样说,只要玉简不损坏,就可以永久保留,不像纸张那样保留不易。哦,对,还有神识,神识其实就是精神力、意念,只不过修仙者通过修炼把自己的精神力修炼到了有一定实质力量的地步;你现在的精神力也是修炼到了有神识的初步,只不过太弱了,不能形成实质,更不能外放到体外;一般凝气期三层就会产生神识,只不过覆盖范围较小罢了,大约有数丈吧。那时,它就可以外放到体外,便可以在玉简里刻画文字和图像或者声音;另外还可代替眼睛、耳朵去看去听这世界,神识越强大,所看所听的范围就越广,哦,对了,那个季军师便是凝气三层,他可是已经可以将自己的神识外放出体外之人了,虽然只有数丈左右,但他已经可以不用眼睛看见你,不用耳朵仔细听你说话,也能在一定范围之内通过神识扫描到你在做些什么,在说些什么了,甚至比眼睛看,比耳朵听还要清晰。”说到这,老者似笑非笑的看向李言。---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