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你想死么

    ---无广告小说---<!--go-->
    就在李言开始沉入水潭之时,岸边季军师木然的表情中忽有一丝松动,“坚持到吸收三分之二的药力,和上次那名弟子相同,但如果是这样,以他杂灵根的资质,能否炼化药力到达凝气一层却是更加难了,不管如何,且还需一试才知,但愿不要像上次一样。”
    当下他也不再多想,双脚一蹬地面,身形便跃空而起,双臂平行舒展,大袖迎风鼓涨,尤如一头黑鹏向水潭的水面掠去,在接近水面的一刹那,一手袖袍向那些兀自还在水面盘旋、吞吐不定的黑气一抖,在一片“波波波”声中,十股黑气已溃成一缕缕细小黑烟四处散开了去,继而他身形在空中一个俯冲,另一只手自大袖中探出便抓向水面下已经开始下沉的李言,只听“哗”的一声,李言已被他当胸抓住拖出了水面,然后他脚尖在水面上一点后,继而身形在空中一折,已带着李言向岸边飞去,这时昏迷的李言在他手上晃若无甚重量,他的身形如一缕轻烟已飘到了岸上,这几下兔起鹘落,轻灵迅速。
    而他未发现的是,就在他左手一拂那些水面黑气之时,平日里藏于袖中却时时紧握的那本怪书随这一拂之力,却有一丝金色的光芒破书而出,然后已是混杂在水面上那些溃散的黑烟之中,它穿过黑烟又以极快的速度迎向被他抓起的李言身体之上,一闪即没,当下无影无踪。
    季军师在岸边落下站定后,将李言在岸边平躺放好,然后双手在自己胸前迅速结了几个手印,向李言腹部一指,几点青芒飞射而入。
    李言身体一颤,之后便又重归于平静之态,季军师看到这些,眉头不由的一皱,然后又是几个手印结成,再次形成更多的青芒飞射入李言的腹部,但这次李言身体却连一丝反应也没了。
    季军师当下眉头紧锁,快步来到李言身前,弯下腰,用手指在李言鼻间探了探,眉头锁的更加深了,自语道“这就奇了,人未死,却是无法醒转,上次时只是一次灵气入体,便让其醒转了过来,这次却是为何这般了?”当下他站直身形,以手抚额,思索起来。
    而此刻的李言,体内已是火毒纵横肆虐,所过之处,经脉已被破坏殆尽,正当他生机濒临灭绝之时,体内却突然滋生出另一股莫名的力量来,这股力量庞大之极,似股股潮水,清凉而湍流,以极快的速度穿过他身体每一部分,那些之前被火毒灼烧损坏的经脉,被股潮水经过之后,却正以骇人的速度恢复着,而那些火毒也正被这股庞大的力量压向身体一角。季军师先前几点青芒刚入体内之时,他灵台顿时有了几分清明,这几十日的苦练,已让他形成本能,身体刚欲坐起炼化今日之药力,忽听脑中一声断喝“你想死么?”,脑中便嗡的一声,就此失去了知觉和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一小会,也许是很长时间,李言悠悠醒来,他刚想睁开眼,脑海中一个声音缓缓响道“先别睁眼,不然你可能离死就不远了。”李言一呆,就想张口问出,却发现无法发出声音,情急之下,便欲张目四望,但发现眼睛却也无法睁开了。“让你不要睁开双眼,你却不听,还要耗费我这已本不多的法力。”那个声音悠悠传来,声音中透满了丝丝疲惫。
    李言大惊,心道“这已是死了么?地狱是这般的黑暗吗,不能看,连说话也是奢望了。”就在此时,他的脑海中突然一阵眩晕,然后眼前竟出现了许多画面快速变化闪过,最后待他看清时,竟然发现自己来到一小片黑色的湖水之上,而他的身体就这么突兀的悬浮在其之上,天空也是黑沉沉的,这一小片湖水无风、风浪,很是静谧,让人有种压抑之感,而他即落不下去,也升不上到天空更高之处,就这样只能原地站着。
    正当他茫然四顾时,眼前空中突然开始模糊扭曲起来,这扭曲的画面有各种黑色线条扭曲、交织、重合,最后却慢慢形成了一个模糊的人影,此人影形成后便慢慢向他走来,继而模糊的身影也渐渐清晰起来,李言也逐渐看清了这模糊人影的样子,这是一位老者,身材高大,一头雪白长发披散至肩,面容严峻,面庞清矍,双目如渊水,深可不测,仿佛能够一眼千年,穿透这悠悠时空,一身灰色长衫,却面有萎靡之色,但行走间有种气势向他扑面压迫而来,让他站立极欲不稳,身形不由自主的摇晃了几下。
    李言苦笑一声,心道“这里便是书中佛家常说的阿鼻地狱了吗?下面应该是地狱的修罗海吧,这位便应那是勾魂使者了,不过看起来至少却不让人害怕的。”
    老者缓缓走到他的身前,眼睛盯着他,冷气弥漫而出,这片空间已似冻结之象,然后慢慢说道“老夫若再迟醒片刻,你便死了。”
    李言一呆,不由的开口说道“使者大人,我这不已经死了吗?不然何故来到这阿鼻地狱之处。”
    说完后,他更是一惊,自己何时可以开口说话了。刚才不是无法言语的吗?想来是自己的魂魄已离体了,现在说话的自是自己的魂魄无疑了。
    老者听得此言,先是一楞,清矍的脸上却露出一丝笑容“你当自己这魂魄了?不过你的说的是,却也不是。”
    李言闻听此言有些迟疑道“使者大人何出此言?我刚才还在青山隘的山谷之内,突然之间就来到了此地,不是魂魄被勾,那还能是什么?”
    老者听李言这般说法,嘴角一勾,扬起一丝玩味的笑意“我说你现在呆在你自己的识海里,哦,也就是在你的精神空间里,你信吗?”
    李言表情一愕“识海?我的精神空间?”识海他倒未曾听说过的,但自己的精神空间这些他还是听得懂一些的,在他修炼时,就是通过冥想精神力来以意驱气的,所以精神力便也是武林中常称的意念。
    “我的身体出现在我脑海的意念之中?”李言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
    “你可以这么说,识海就由精神力组成的一个意念空间,只不过普通人是无法进入自己或别人的识海,而现在是我把你的意识带入到你的识海之中,形成了身体的投影罢了,所以说是你的一缕灵魂在此也算是对。”老者微笑着说道。
    李言是一脸不可置信,自己的身体出现在自己的脑袋里,这是个什么逻辑。老者看李言一脸懵懂茫然的样子,对他和蔼一笑,接着说道“我现在时间有限,只能简单的和你说一下,然后还有更重要的事和你说,这识海就是一个人的精神力空间,或你叫意念空间也行,越强大的生灵精神力就越强,精神力空间也就越广阔,不过这个空间是虚幻的,普通人无法触碰的到,而对于修仙者来说,却是可以观察自己的,甚至别人的识海,识海越广阔,越能发挥的精神攻击类的仙法的威能,当然识海还很多用处,这却只能靠你以后慢慢知晓了。”
    李言只觉得如坠云里雾里,这都什么和什么,精神攻击,这是什么?怎么又出现了修仙者?仙人吗?那不是传说中的才有的吗?
    他正待追问,灰衫老者似看出他的疑惑,直接又说道“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但我时间不多,只能捡重要的事情说与你知,等你以后若有机缘拜入一处仙门,便会慢慢知晓这许多事情。”老者一脸疲惫之色的说道。
    李言听得此言,再看老者的样子,稍一思索,便不再追问,静静的站在那里,等待老者的下文,老者看他这副表情,稍一点头,便向他讲述起来,而随着灰衫老者的叙述,李言眼前却出现了一幅他生平从未见过的、也未听过的壮阔波澜画卷,令他瞠目结舌,咋舌不已。
    世上有仙人吗?答案是:有,自远古时期便有仙人存在的,从盘古开天辟地、女娲补天之后,天地便被分成数个层面,凡人界、仙灵界、真仙界。
    这几个界从底到高依次存在,同时在每个界面里还有很多小界面存在,如幽冥界、妖魔界,甚至还有专门植物生存的灵植界,它们如人类这样生灵一样可以活动,可以思考,掌握着自己的空间等等。
    凡人界是最低等的界面,起初居住的都是凡夫俗子和低等妖兽,他们能力平凡,却繁衍能力极强;
    仙灵界则是位于凡人界和真仙界之间,这个界面里很多生灵都是古老洪荒时期人类和妖兽以或其他种族的后裔,这一界天地灵气充沛,无论是人类还是其他生灵都寿命悠长,他们的先祖传下很多古老的仙法,通过修行这些仙法,便可具有飞天入地、翻江倒海之能,但是天地自有法则,给了你悠长的寿命,就会带给你其他的限制,这些洪荒的后裔们却繁衍困难,无论是人类,还是妖兽或其它种族都生育极难,种族数量都比较稀少。
    最高一层则是真仙界,这里已是传说中真正的仙界,像远古的盘古、女娲他们都是至高无上的仙人,就居住在此界,他们与天地同寿,日月同辉,永生不死,每位真仙都有通天彻地的大神通,举手投足间便可改换天地,摘星揽月,甚至可以建造自己的小界面,塑造新的生命种族。
    真仙界真仙数量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他们也有陨落之险,如真仙之间斗法、探寻更广阔的未知法则等;
    同时像在仙灵界许多修习古老仙法者,当自身修炼达到真仙初步,也就是大乘境界之上,是可以破碎二界之间的界面虚空飞升上到真仙界的。
    而要达到真仙初步,则要通过修炼仙法,历经九大境界苦修方能飞升真仙之界。但要修通这九大境界是极其艰难的,大多数人穷极一生之能,往往只能修炼达到三、四个境界,便再无寸进,最后只能寿元耗尽,坐化轮回。
    这九大境界分别是:凝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炼虚,合体,渡劫,大乘。
    而每一大境界又有不同小境界划分,如凝气分十层小境界,而其中一至三层为初期,四至六中期,七至九为后期,十层为圆满,而后就可冲刺下一境界---筑基期。
    但自筑基期以后每个境界就只分为前期、中期、后期三个小境界;自筑基开始才算踏上仙途,凝气期只是开始凝结天地灵气到自身,通过十层小境界来积累修仙的基石。只有进入到了筑基期,才算真正踏上了修仙之道,所以凝气期除了可以使身体更加强健,还能运用一些简单的小法术之外,寿命什么的也只是比普通的同类生灵长上那么一点,但到了筑基期后寿命却一下增长到二百余岁;金丹期可达五百余岁,元婴期更是达到恐怖的二千多岁,后面随着境界的增长,寿元不断增加,直到突破大乘,到达真仙,即可永生不生。---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