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修炼

    ---无广告小说---<!--go-->
    此时,青山隘城内元帅府中,诺大的客厅里洪元帅一个人正坐在客厅上首的宽木大椅上,靠在椅背上,仰首望着天花板,一双环眼转动不停,一只手摩挲着下巴正陷入沉思。
    “那边侍卫回报说,李言今早已被季文禾叫入室内,想必是正式拜师了,下一步应该就会入门修行了。”一个声音自大厅一角传来,那处正是大厅四根一人抱粗厅柱的中的一处,仔细看去,那里有一异常敦实的壮汉站在那里,身体与柱影有些重合,身材不高,他一身皂袍,如同那根粗壮的厅柱底盘一样堆在那里。
    “他昨夜没有让这小子立即拜师,已经让我感到惊讶了,以他现在看似身体越来越差的样子,竟还能如此不疾不徐。”洪元帅也不看那边,依然盯着天花板,嘴里却如此说道。
    “那师兄可能看出他到底是真压制不住体内之毒了,还是装作如此?”皂袍大汉说道。
    “十有八九是真的,无论是那边侍卫平时的消息或从他这几年不停寻徒来看,都不像假的,只是即使这样,我们用强也是胜算不大,他的武功就是我俩加起来,那怕以他目前这样,仍然不是其对手。”洪元帅继续说道。
    “师兄莫要夸大如此,虽然他武功已至化境,但一来他身体之毒需要分不少内力压制,二来我师兄弟二人也是在绝顶高手之境停留了十年有余了,距那化境也不过一步之遥,合我二人之力也未必擒不下他来。”皂袍大汉瓮声瓮气的说道。
    “师弟,那样做是最后的选择,我现在想是如何从那小子身上入手,上次他那弟子,自从入得军师府后,就再也没出来,很难有机会接触到,仅仅月余就已死于非命,现在师兄想的是,他真的是修炼不当吗?还是说他的功法真如他自己所说,非特殊体质者不能修炼,如果是后者,我们这般劳神费力,到头来岂不是白费心机。”洪元帅仍然望着天花板,紧皱双眉。
    “师兄,江湖之中没有无法修炼的功法,即使是毒功、邪功,拥有之人也都是可以修炼的,只有适合、不适合,而非能不能修炼,我倒不曾听过内功对人体质有何要求,就拿本门的那些从低等到高深心法来说,若给门下弟子,哪个不能修炼?促进进展速度不同罢了。”皂袍大汉也是蹙眉说道。
    “你这说的这些,也正是我不愿放弃的原因,即使是江湖邪派武功,我等若想修炼,也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就是值与不值的问题罢了,他如此的托辞,应该还是不愿外传的原因了,但这李言和上次那个弟子他们究竟有何特别之处呢?我昨天可是在校军场用内力测了这小子经脉的,很是普通,甚至还不如军中很多儿郎,他却几十万人里挑了数年,这就是我百思不得其解之处了。”大厅里又是陷入一片寂静之中。
    片刻后,他转头对那皂袍大汉说道“师弟,现在不管他是依据什么来收弟子,也不管他收徒弟是做什么,但总他要对这所收之人传授些法门,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尽量能接触到这李言,然后从他那里获取到这些法门,以你、我二人的眼光,从这些法门中无论如何也能看出些端倪,到时再做进一步计划即可了。”
    那大厅角落一阵沉静之后,脚步声渐起,慢慢随之远去,洪元帅仍然坐在宽大的椅子里沉默着,大厅里静静无声,落针可闻。
    傍晚时分,大青山,李家村昌伯和儿子李伟正如往常一般从田间归来,虽然蝗灾之后田里收成已是定局,但总归是保留了一些的,庄稼人对粮食的感情如同慈母与游子,粒粒皆辛苦,不是那些大老爷可以明白的。村里每家每天还是要去自己的田里耕耘维护所剩不多的果实。
    昌伯每次总是在傍晚之前,天尚很亮时就会提前回来,到家后,老伴和四闺女早都会把简单的晚饭准备好,他们要趁着天黑之前吃完晚饭,免得天黑还得长时间点着油灯,这几年日子不好过,灯油钱也是要省的。
    自昨日李言走后,家中气氛一直压抑着。“他爹,村长今天应该会回来了吧?”李言娘看着其他几个人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碗里的山芋,她自己却是没动筷子,这时满脸凄苦的对着老伴问道。
    “我说你这婆娘怎得这般碎叨,从昨天中午你就不时的问这问哪,和你说了多少遍了这一来一回最少得二天,这还是事情办的顺利了,你安心吃的你的饭。”李言爹抬起头来,脸上也是急躁和烦闷,用筷子敲敲碗边“叮叮”作响。
    “你这一大早就去了田里,去了一天才回来说上这几句,怎么就不时的问这问哪了。”李言娘亲小声嘀咕着说。
    李伟看看李小珠,李小珠恰好也看着他,俩人起初也想插上几句问话的,但见如此,便不敢再多言了。其实他俩也知道,即使问了,爹一样不知道的,只不过觉得就是这没有结果的言语,大家多说说,心里好像也舒服些。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个洪亮的声音传了进来,“昌伯,我回来了,我回来了,哈哈”。一听这声音,全屋里人精神一振,这正是李国新的声音,顿时桌椅板凳、碗筷一片乱响,几个人从屋内冲了出去。
    看着掀倒的凳子、椅子和桌子上乱扔的筷子与吃了几口还剩在碗里的山芋,李言娘望着那三个发了神经一样的身影,啐了一声“死货,你不是不急吗,这都赶上投胎了。”然后也急匆匆站起向屋外走去。
    屋外,李国新正向李言家走来,身后跟了村里一群孩子和几个村民,还没等他到门口,只见屋内有三条身影飞也似的跑了出来,定睛一看,正是昌伯和他家二个娃,后面还跟着也有些急匆的李言娘亲。昌伯见到李国新,赶紧站定身形,李伟和李小珠也凑上前来,昌伯吸了一气,然后脸露微笑说道“国新,回来了啊!来,进屋喝水,慢慢说。”
    李国新望着昌伯那强作镇定的脸,眼里却是写满了焦急的样子,不由的又是大笑说道“哈哈,昌伯,我就不进去了,这刚进村马车还拴在前面呢,李玉和李山家都没去,就先来你这了,和你这说完,我还得去他俩家报信呢。”
    昌伯一听,连连点头“使得,使得”。然后与李伟三人一脸期待的望着李国新。
    李国新这时正在轻拍打着几个围着他转圈打闹的村里娃娃,“去去去,赶紧回去让家里大人一会去我家,把各自家要的东西拿回去。”一群娃听了“噢,噢......”的欢快离开了,有的跑向家中去了,有几个则跑向旁边同来的几个村民。这几个在村头遇见的村民,正饶有兴趣的抱着胳膊或拍打着自家孩子的头站在旁边,听村长从城里带回来的消息。
    李国新待这些孩子从身边离开,这才转头看向已经是强笑着,又不好催促的李言一家人。李国新脸色一正道“昌伯,我这都没先去他们二家,先来你这,可是有了天大的好消息说与你听的。”
    “哦,国新叔,有什么好消息?”李伟在一旁插口说道,其他三人也同时一脸紧张和期盼的望着李国新。周围几个村民也让自家孩子停止打闹,走近了些围成了一个小圈。
    见此情景,李国新当下也不在卖关子,说道“昌伯,你家祖坟风水看来是好的不得了,李言这次入城入征近卫军,可谁知.......”李国新便把这趟城中之事一一道来,中间还又加杂了一些介绍季军师的事迹和来头,以免他们不知道李言所拜之人是何等来历。
    他这边说着,周边又已陆续来了不少村民,众人听得这些,先是楞的不知所云,然后轰的一声便炸开了锅,各种声音议论不断,昌伯一家则已是呆立当场,不能置信。李言竟然拜入了名头比洪元帅还响的大人门下,这季军师当真有如此能耐?但看李国新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众人还是选择了相信。山里人见识少,村长已是最大的官了,偶尔镇里来一小官,那都感觉是皇帝老爷一般的,同样山里人也纯朴,对村长的话向来是信服。
    “老天爷,我滴个老天爷,老天爷.......”李言娘亲站在人群中喃喃自语,如坠梦中。昌伯呆立之后,则是二行老泪已夺眶而出。
    军师府,李言的房门自中午吃完午饭就已关闭,门外把手上挂上了小黑木牌。
    李言吃完午饭后,也没有选择旁边那间空房做为修炼室,他觉得在自己房间就挺好的,挂上黑木牌关上门,他拉开椅子,坐在了桌前,拿起小木人,脑中细细的想着“气息引导术”行功路线,然后又对着小木人仔细确认这些路线走向,一边又在脑中又回想了一遍心法口诀,他可不想变成那位师兄一样的结果。
    就这样,约莫过了有一柱香时间之后。他放下小木人,盘膝在木床上坐下,开始依照口诀修炼起来。不过他心中决定,如果发觉不对,则会立即停止修炼。
    他所不知道的是,今日开始的修炼,将已是改变了他一生的轨迹,从此踏上那漫长求索之路。---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