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城外山谷

    ---无广告小说---<!--go-->
    李言此时已跟着季军师来到了校军场大门处,刚出得了大门口,季军师看了一眼远处那一片等候的人群,便在大门处站住了身形,李言这时也亦跟了出来,正想和老师说去那边向李国新说一声情况再走,还不待他开口,季军师已转头看向他微笑说道“那片等候的人中是否有送你来此之人?”
    李言赶紧答道“老师明鉴,是在下的一位长辈送弟子来此应征入伍的。”
    “哦,那你前去和他说声吧,然后便跟我离去。”季军师说道。
    “是,多谢老师成全。”李言闻言心中一喜,向季军师躬身一礼后,便大步向那片人群走去。
    校场门口几个站岗的军卒听到他二人对话,已是知道眼前这小子拜入了季军师门下,他们可是知道季军师挑选这徒弟的难度,几人对李言羡慕不已,其中一个小头目模样的人,上前一步向季军师叉手一礼说道“恭喜季军师,终于得偿所愿。”季军师点头含笑示意,然后继续背负双手原地站立着。
    小头目恭喜完毕,便自觉的退回到自己的岗位,心中想到,找个机会得与季军师这刚收的弟子亲近亲近,有季军师这样的老师,以后可以预见这小子定也会成长为极厉害的人物,若打好关系,以后在军中这也是一座靠山吧,但同时又微微摇摇头,想到像自己这种想法的人应该是不少的吧。
    不说这小头目如何瞎琢磨,李言这时已快步来到了那片等候区,他知道不好让老师久等,得长话短说,于是拉着一脸希冀迎上来的李国新走到人群的一边,向他低语起来,李国新起先还挺镇定,可是听到后来,嘴巴已慢慢张大开来,喉头里不时发出“呵,呵”声音,却已是说不出话来了。
    待得李言说完,他已是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李言只得又喊了几声,见他还只是呆呆的“哦哦”回应自己,也知道这是和自己先前一般模样了,不由得暗道一声惭愧。
    看国新叔是一时半会反应不过来了,便只得向他行了一礼,转身快步走向马车取了自己的包裹,一折身又向校军场大门口走去。
    李言来到老师面前,不待老师发话,已躬身说道“弟子已和族中堂叔交待完毕。”
    季军师听罢一笑“那便好,那这便随我回府去吧。”稍顿了下,又继续说“只是我平时不喜前护后拥,所以也就你我二人一同回去了。”
    李言闻言觉得有些奇怪,听村里大人们说过官员大人们出去是何种排场,何等的威风,有些严苛的还要净街驱民的,然而他也不再去多想,毕竟他从未见过官员出行前护后拥的场面。
    二人说罢,季军师大袖一摆,便转身沿着校军场院墙向一个方向而去,大袖在身侧飘飘,足下已是如流水般向前行去。
    李言看着老师的背影,这下是真有些蒙了,走?就是用腿走?没有随从、护卫就罢了,怎么也没有马车或马匹吗?李言苦笑一声,心道这怎么和在村里听的不一样啊,尤其是老秀才所说的官员出行,更不是一回事,当下也不是多想之时,他赶忙把包裹往肩上一紧,发足追了上去。
    他师徒二人刚走之后,那等候区的人群轰的一声炸开了锅,刚才季军师站在门口时,已经有不人认了出来,见李言和他一起出来,并且季军师向李言说了句什么,他便向这边走来,然后拉着一人向人群一侧走去,这可引起不少人的注意,有几个好事之人也悄悄向那边靠近了些许,虽然李言对李国新只是低声诉说,可那也不是附耳私语,稍近些的人凝神还是可以听见一些内容的,尤其是李国新那副吃惊呆滞的表情,即使原本觉得没什么的人,看到那副表情后,也会去想知道原由了。
    李国新在李言转身走后一段时间后才恢复清明,心道“原来那人便是季军师了,不过李言所说是真的么?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李言做了季军师的弟子,还捞什谋了个御侮副尉,老天爷,这是真的么?”
    李国新也不是什么世面没见过的人,他是略通这军营中一些职务的,他记得这个好像是从八品下,这可不是一个刚入伍的能得到的,即使是百战军卒,身上没几个大功,也是难得升迁上的。
    李国新此时的心里也是七上八下,一时间也不知道是自己到底是该如何了?慢慢的,他压下这些震惊后,内心开始恢复了平静,但他心里还是有个疑问为什么季军师能看上李言,李言自小在村里长大,可谓是他看着长大的,过人之处他可没看出来有什么,李言最大的特点就是有比同龄人多一份冷静和沉着罢了,但这也应该不是季军师能看上的原因。
    正待他暗自细想时,刚才在他边上听到一些谈话的人,也都是吃惊把自己猜测的消息向旁边人说了去,那边待得季军师刚离开,人群便炸了一样,很多人觉得这不可能,一刚来应征之人,这么就能巧抱上季军师这巨腿?这也太令人匪夷所思了,更是有不少人直接围住李国新询问起来,李国新一时间头大如斗,赶紧回复了几句后,挤出人群飞也似的解下马车迅速离开了,他也要找个客栈住下来消化这些消息,明早起早就赶回去,把这消息向李言爹娘,不,向全村老少说道说道,这小子可是一步登天了。
    而留下的这些人,证实了这消息的可靠后,不少人也动起心思来,想是否也要找找门路,把这事探的清晰些,那么自己的家人、亲戚是否也能有机会抱上这大腿呢?一时间,这里的人也各自怀揣心思各自寻思去了。
    李言跟着季军师此时已来到北城门内城之处,季军师足下无声,看似闲庭信步,却是走的极快,好在李言自小就跟随大人们上山狩猎,所以还是可以跟得上的,虽不说用尽全力,却也已是用了七、八分力气方能跟上,看着老师丝毫不着力的样子,不由得对以后生活更加心生向往。
    眼看已到了北城门,李言不由得心中一楞,难道这军师府在这城门附近不成,但他马上就知道自己猜错了,因为老师没有丝毫停留拐弯之意。
    待他二人来到城门处,那里有七、八名军卒在一小队长模样人带领下,正在盘查过往行人,李言望去,却亦不是刘成勇那帮军卒了,想来应是换岗回去了。
    那小队长模样的人,见到季军师过来,赶紧叉手一礼。季军师微一点头,便从那些检查出城队伍旁径直而去,李言也是紧随而出。
    等季军师他二人出得北门而去,那小队长模样的人看着李言的背影自言自语道“奇怪,此人面生的紧,却不是季大人府中那些待卫,不知是何人也能这般跟随季大人左右。”
    李言随着季军师出得城后,心中已是迷惑,这城外只有一条大道向北延伸,道路二侧皆是绵绵起伏的群山,纵深不知几许,难道老师府邸在几十里外的镇上吗?听说那里也是有驻军的,但这不免太远了些,每天这样来回不用马车或马匹,也极是不易了,虽然,几十里路对他来说也不什么难事,但是想想经常这样不免枯燥了些。
    路上,季军师也不说话,好像在想着什么事情,就那样不急不许在前面走着,李言也只能紧跟后面而行,边走边胡思乱想。
    就在出城约二里左右后,季军师却脚步一滑向左侧西边山脉方向走去,李言仔细一看,原来此处有一条山路向西侧山脉中延伸而入,这条大道可是他们今天入城走过的,像路边这种入山的小路极其多,所以也不甚是在意,此刻却拐了进去。
    这西侧山脉可比东侧群山要纵深的多,东侧群山大约有几百里,再过去便是平坦的中原地貌了,那已是可以策马狂奔了,而自此向西却不知有多远,这里的人们只知道往西约能进入四、五百里,再向内那里可就是有诸多不知名的妖兽在其间横行了,进入之人十入九死,即使是江湖绝顶高手也不敢过多深入。
    想那洪元帅曾带领手下高手深入约四百里左右,就已遇到很多未知名毒虫猛兽,即使他果断的退了出来,手下也死伤大半,他自己脸上也被一凶兽尾部扫中,留下一道狰狞的疤痕,若是他躲的再慢些,那凶兽之尾必自他太阳穴而贯入脑部,那只有惨死当场的份了。
    季军师带着李言顺着小道拾阶而上,他们行走于参天大树之中,大树下灌木丛生,此时已时至酉时,初秋的白天还是长些的,尽管这样此时也已是日落西山,但天色尚明,只是在这高大树冠上一层层浓郁的绿叶覆盖下,光线已是有些暗了,林里不时传来几声倦鸟归巢的鸣叫声,在这高大空旷的树木间清脆回荡着。
    向上走了约莫一里左右,登上最后几个石阶,眼前已是豁然开朗,一片很大的空地显现出来,方圆约莫有百十丈来许,这片空地被周围参天大树层层环抱的,只是正对着他们刚才上来的石阶处留出一个二、三人宽的通道。
    想在山里找出这么大一块平地那是很难的,这里应该是被人为修整出来的,场地上对着下山石阶路出口的二侧各有一排高大青石屋舍,每排约莫有四、五间的样子,一字排开,虽然简陋,却显得清洁整齐,中间这诺大的场地上亦被青石碎块平整的铺上了,在一些地方还挂有沙袋,建有沙坑之类的,但都是整齐划一。
    李言登上平地,看清此处有八名军卒分二排持戈而立,正警惕的盯着台阶入口之处,待看见季军师,几人整齐行完一礼后便又站直身体分立二侧,对李言只是看了几眼,也不多问。
    季军师对他们微一点头,便径直向里走去,只是走了几步又停住了,转头对他们中的一人道“哦,你去把其他人都叫出来,我有件事要说下。”
    “是”其中一名军卒答应后,便快步走向平地中间,大声说道“大人回来了,大家出来下!”,不大一会,便有十几人纷纷从二旁青石屋内来到了场地中央。
    李言自上得平台之后,便一直跟着老师身后,他刚才看到除了在这石阶入口之处有这八名军卒之外,那二侧青石屋处也有不少人进进出出,还有二个房屋顶上冒着袅袅青烟,远远的传来一阵阵香味,只是此时光线已有些昏暗,那些房间里透出的灯也不足以让他离远能看得清。
    待得这些人站好,季军师也来到场地中央,回头向李言招了招手,李言走了过去,他走到这些人前面才发现,这里除了刚才那八名军卒外,还有十二名穿着一样制式军服的军卒,而除了他们,这里竟然还有三名中年妇女。
    这些人中那三名中年妇女和靠队伍中间站立的二名军卒都有些好奇的盯着李言,其余之人则是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
    “这是我新收的弟子,李言,以后会在此居住。”季军师一指李言说道,然后又对李言说“这里就是我住的地方,那二十名军卒是元帅差遣过来负责警戒守卫的,剩下的几名妇人负责我们的饮食和衣物的浆洗。”
    李言看着他们,但他有些意外的发现其中有几个人看的眼神有些古怪的样子,这倒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了。---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