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分别

    ---无广告小说---<!--go-->
    此时,李言他们的马车正穿行在长长的城门洞中,城门洞十分的冗长,其内却并不潮湿,高大宽阔的设计使得城门洞内通风干燥,光线充足。李言他们足足走了有数十息马车方出了城门,来到了城内。
    正对着城门洞的是三条道路,都用大青石铺砌,由于常年车来人往行走其上,路面显得油亮发光,连那青石表面之上些许不平的切面或二块青石之间的缝隙,都显得圆润光滑。中间一条明显比二边道路更加宽阔,应是主道无疑了。那二条岔路却蜿蜒向二边延伸而去,也不知去向何处了。道路二旁楼房林立,大都是二、三层小楼,门口都挑着各式帆布、招牌,其间人来人往,吆喝声、招呼声此起彼伏,此时虽是下午却也一派热闹景象。
    街上行人过往,李国新他们马车自是放慢缓缓行驶着,李言他们三个坐在车上眼睛都不够使了,头不停转来转去,觉得甚是新鲜。许多都是从未见过的,也未听过的。
    “言哥,你看那个门里就是铁制栏杆和柜台,外面那人只能垫着脚伸着脸斜对着那小洞说话,应该就是当铺了吧?”李玉看见一个当铺问道。
    “小玉,小玉,你看那三层的酒楼,好气派啊,真香啊,这味道可从未闻过啊,就是烤野猪的时候,那野猪身上的油香都没这香啊,你要是以后在这里做学徒,那可有大能耐了”李山指着身旁刚经过的酒楼说道。
    李国新此时回头笑着说“你们以后就会长时间住在这里了,有你们看的时候,不过要好好学能耐才行,不然被赶回村里去,那可就丢人喽,你们要去的地方还在前面”。
    李言此时也是觉得满眼新鲜,许许多多的事物都是从未见过,有些是听爹和村里人说过的,有些却是听都未听过的,不由得感叹外面之广,自己见识的之短浅。
    马车在人群中又向前行了一段时间后,在一家二层酒楼处停下,这家酒楼虽然只有二层,却门面不少,依次横向开来足有七、八间临街门面之多,这些门面与门面之间,里面可却都是打通的,使得大堂特别宽阔、敞亮。此时,还未到上客时间,但却亦有一些客人在里面进进出出了。想来也是随来随吃的那种。酒楼招牌横跨了中间几个门面,显得很气派、醒目,上书“天然酒居”。
    李国新把马车驾到“天然酒居”最右边的一间临街门面处,找了棵大树下停住,将缰绳拴到大树上,然后让李玉下来,让李言、李山在车旁等着,便带着李玉向中间的门内走了进去。李言和李山在车旁站立,看着街上那热闹的景象,一时二人竟也不说话了。其实随着李玉的离开,他们也知道分别的时刻已来临了,以后要独自的生活在这陌生的地方。之前那些兴奋、那些憧憬,此刻已荡然无存,只有心中的一丝惶恐,一丝独在异地无助般的惶恐。二人各有心思,都默默无语。
    过了段时间后,只见李国新带着李玉向马车走来,身后还跟着一个三十多岁,身材胖胖,穿着一身肥大长衫之人,几人缓步来到车前,李国新向李玉说道“把行礼拿出来吧”继而又转向那胖胖的中年人笑着说道:“李管事,这契约我就带回去给孩子父母了,孩子就交在这了,还望李管事看在同宗的面上,以后多多照拂一二,李某在此谢过了”。说完对着那李管事抱拳一礼。
    李管事胖胖的脸上也露出一些笑容“国新就不要客气了,你我长辈本是同宗,自当照顾,这娃在这你就放心吧,只要他能吃得苦,日后少不得会有出息”。
    李国新向李玉一挥手说道“跟着你叔去吧,以后要多勤快,手脚要麻利,遇事多问、多做。”
    李玉已从走拿下行礼,哽咽着向李言、李山说“言......哥,山..哥,有空来...来看我”。说罢极欲落泪。
    李言和李山也是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分别答道:
    “好,有空就过来看你”。
    “小玉,你好好做事,山哥到时来吃你做的菜”。
    那李管事看到此处一笑“走吧”。说罢对李国新一恭手就转身向酒肆走去,李玉跟在他后面拿着行礼,几步一回头,恋恋不舍的跟去,终就还是消失在门房之内了。
    李国新此时也招呼二人上了马车,从树上解下缰绳,坐上车辕后,对二人说“男子汉大丈夫,不要这般儿女,这是出来学本事了,学得了本事,把父母接来那才是男人。”说罢也不看二人,驾车向前行去了。
    马车继续向前行进,再又拐了几个弯后,同样在一家名为“铁器阁”的地方停下,一如刚才般的让李山下车跟他去了,只留下李言一人守在车旁。也是一段时间后,同样,李国新和李山走了回来,只是这次后面却跟了二人,一人身高过丈,赤裸上身,身上肌肉比李国新还要强健,在阳光下泛着黑光,一抬手一动身之间,肌肉一小块一块的随之跳动,尤若老鼠在身上跳跃,此人粗眉环眼,年约四十多岁。旁边还有一个和李山差不多大的半大小子,只是这小子也是身体粗壮,大手大脚,比李山粗了有一圈。
    后李言得知,此人便是此家主人,名吕魁,打得一手好器械,无论是军械煅造还是农具打造,这城里无有出其右着,他也经常给军里驻防军修护军械。身边那个是他的大徒弟梁石。后面的事情一如李玉先前一般,交待了一些话后,李山也是红着眼向李国新和李言道了别后,跟着那二人走了。
    少年一天中经历了几场离别,此时心情更是低落之极。
    李国新抬头看看天,对李言道“我们也得抓紧去校武场了,此时应该还是申时,再晚可能就得明日了。”李言赶紧收拾心情,点头称是,他现在被李玉、李山二人之前的样子弄的也是心思百转,有些想念爹娘和哥哥、姐姐了。但却也晓得,这时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前途如何,迷茫而又未知。
    李国新带着李言驾车向一处地方快些赶去,不多时,已来到一处由高高院墙围圈的大门之处。李言看这处院墙向二边弧形延伸而去,自己目力所及之处,还是无法看得到整体范围,想来这院墙之里应当是极大了。李国新把马车停到较远处,拴在一处拴马桩上,那里也已拴了不少马匹和马车,然后带着李言向大门口走去。
    此时,大门处有十几名兵卒持军械把守,门口同时也排了十几名青年和十几名看来是护送之人。这些人看见他二人过来,倒没有什么太大惊讶,只是同时向这边看了一眼后,又转头看向大门处这些军卒。
    待得他二人来到大门处,一名军卒走了过来问道“可是来参加近卫军征招的?”
    李国新一指李言,然后躬身答到“是的,军爷,他参加征考。”
    那个军卒用手点向李言道“正好,那你过来,随这批人一同进去吧”。
    李言赶紧上前跟随那名军卒走到那十几名青年的最后面站好。
    那名军卒看他们站好后,又转向李国新他们,用手指向一侧说道“你们到那里等候吧,估计酉时左右都会有结果出来。”
    李国新这时才注意到,在大门另一侧较远处,有黑压压的不少人或席地而坐或站在哪里向这边眺望,想来这些应该是来得较早的护送之人了。
    这样一看,此次应该是有不少的参加征招的。毕竟,这次的近卫军职责还是令不少村户动心的。
    李国新看向李言,李言也向他这边望来,李国新指了指那片地方,又指了指自己,意思是自己在哪边等他了,李言点头表示明白。李国新便同先前那十几人一同向等候区走去。---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