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跃马大唐(合作)

正文 第一二二章 巧语

    ---无广告小说---<!--go-->
    (感谢:书友ha1846、苏黑衣的打赏月票。)
    “殿下,属下不得不承认一点,十二娘托我送给罗衣门的那封信,我在半路上偷偷拆开了,然后我才知道,原来……原来十二娘是太子殿下的人……”
    李亨面色狰狞,冷笑连声道:“好,好。你的胆子当真不小,那封信你也敢看,你知道窥伺本太子秘密的后果是什么么?”
    王源正色道:“殿下,当时我已打算去告密了,还有什么不敢做的。再说了,我也不知道十二娘是殿下的人。”
    李亨冷笑不语。
    “当我知道十二娘是殿下的人的时候,我慌了神,我没想到此事竟然牵扯到的是太子殿下的秘密,更没想到追杀十二娘的人是李林甫。我只是一介草民,本来告密只是为了给自己捞些好处,谁会想到摊上这么大的大事。一时之间我吓的毫无主张。”王源面色沮丧的道。
    李亨冷声道:“你也知道怕?那可真是难得了。”
    王源不理他话语中的讥讽之意,缓缓道:“我想了很多,最后我想明白了,我要将这封信按照十二娘的要求送去,因为这干系到太子的安危,我不能让李林甫的奸计得逞。所以我不但没有去告密,还积极为十二娘延医问药,帮她治好伤,让她安全脱身。”
    李亨皱眉道:“哦?这么说来,你倒是为了本太子放弃了一次升官发财的机会咯?这我可不太信了,本太子对你毫无恩惠,你为何会那么做?”
    王源轻声道:“殿下,我这么做当然不是心血来潮,首先属下并不愿牵扯到太子和李林甫之间的朝廷争斗之中去,因为那样的话,属下这个草民若是陷入此中,怕是会立刻被碾为齑粉。若我将十二娘和罗衣门的事情告密于李林甫,殿下你会饶了我么?”
    李亨嘿嘿笑道:“饶了你?你便是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派人将你斩为肉酱,剁碎了喂狗。也许本太子会因此事失了太子之位,但要杀了你这样的人却还是不费吹灰之力。”
    王源叹道:“这就是了,这就是我不能告密的第一个原因,我可不想被太子殿下的人砍成肉酱喂狗。其次,我要向太子殿下郑重说明的一点是:我王源虽然穷困潦倒,虽然有时候会为了生计生出些歹念,但我也是读过圣贤书的人,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最基本的纲常伦理是我心中的底线。之前我想告密,那是因为我认为十二娘是贼,告密也是为了朝廷效力。但此事既然涉及到太子殿下和李林甫之间的事情,我心中自然有我的立场了。”
    李亨蹙眉道:“此话怎讲?”
    王源道:“很简单,我大唐天下,陛下为天,臣民为地,如果有人欲逆天谋反,与陛下为敌,殿下说该如何应付呢?”
    “那还用说?自然是铲除逆贼,维护陛下了。”
    “这就是了,现如今李林甫身为臣子,却和太子殿下争斗,若陛下为天的话,殿下便是天之子,未来我大唐社稷的继承人,李林甫此举形同谋逆,我身为大唐子民,又岂能帮他去对付太子殿下?这是绝对不能做的事情,是我王源的底线。”
    李亨转了转眼珠子道:“你真是这么想的?”
    王源道:“太子殿下信也罢不信也罢,事实上我是否告了密?是否做了一丝一毫危害太子殿下之事?即便罗衣门为了保守秘密去杀我灭口,我也没有去告密。而且殿下可以去问一问那潘成芳,当时我们本有机会杀了他的,但还是没有杀他,便是不想让殿下误会我们的一片忠心。”
    李亨起身来缓缓踱步,手指抽筋般的互相揉捏着,忽然问道:“你和十二娘之间又是怎么回事?怎地忽然就结为夫妻了?你对她做了什么?”
    王源摇头道:“殿下,我什么都没做。我送了信回去后,十二娘知道我一定会被罗衣门灭口,我是她的救命恩人,她却害了我,所以她心中很是内疚。她终于忍不住告诉了我实情,劝我赶紧离开。但我知道,一旦我逃走,十二娘伤势未愈便会被人发现捉拿,所以我决定还是留下来,抱着侥幸心理期望着罗衣门不会来找我的麻烦。十二娘或许是被我感动了,决定帮我向殿下求情饶我一命,为了能保护我不被杀了,她提出和我假成亲的办法,这样既能让她能抛头露面,又能留在我身边保护我。”
    “这么说,你们成亲是假的?”
    “是的,一直是假的。”
    “包括到如今?”
    王源想了想道:“是的,直到现在都是假的,只是掩饰我们的关系罢了。十二娘这般女子,怎会看上我这样的人。”
    李亨的脸上第一次露出笑意来,缓缓道:“那可未必,你如今也是京城的名士了,名气还不小,或许你看不上她也未可知。罢了,没想到那一夜过后,你经历了如此多的挣扎,倒是难为你了。不过你说的什么君臣父子的纲常之伦,本太子是不信的。这世道人人将这些挂在嘴边,又有几个真心想这么做?都是为了一己之利罢了。”
    王源忙道:“殿下洞悉人心,圣明无比。属下也不敢说自己完全是发自忠心。因为属下也想借此机会能为太子效力,将来能有好的前程。”
    “哈哈哈,被本太子说中了吧。你还算坦白,不像有些人遮遮掩掩的。”
    王源道:“殿下是大唐未来之主,任谁也无法阻拦和破坏,属下只坚信此点,将来殿下即位之后,定会给属下论功行赏。我当时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李亨收起笑容瞪视王源,阴测测的道:“你的心机真的很深,本太子都有些佩服你了,你很精明,不过太精明的人往往下场不好。”
    王源静静道:“殿下谬赞,若论精明,谁也比不上太子殿下。十二娘入李林甫府的经过,真是一出精心设计的好戏。太子幕后帷幄,算无遗策,属下极为叹服。属下的思虑不及太子之万一,属下才不担心下场如何呢。”
    李亨愣了愣,旋即大笑道:“好,好,还是第一次有人当着本太子的面驳斥的我哑口无言。我很好奇,你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的。你能今日站到我的面前,是否是你一步步设计好的?”
    王源摇头道:“殿下太抬举我了,自我被罗衣门盯上之后,属下心里是很愤怒的,我没想到回事这样的结果。后来十二娘说,若想不被罗衣门无休止的追杀,唯一的办法便是加入罗衣门。而一般人是无法加入罗衣门的,于是恰好遇到个机会,李适之要我去参加梨花诗会,十二娘告诉我,若我能留在李适之的身边,或许罗衣门会认为我有些用,会同意我加入其中。后来的事情想必殿下都知道了。至于梨花诗会上夺魁,李适之的虚情假意,到现在杨钊的主动上门,都非我意料中事,我也不知道为何会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到现在我都像是在做梦一样,我不敢想象我竟然能得到殿下的亲自接见,也不敢想象未来会发生什么。我想,我是个幸运的人,自打那夜救了十二娘开始,我的幸运便被开启,说起来这也是殿下赐予的幸运。”
    李亨微微点头道:“你果然是个幸运的人,不过却不是我赐予你的,任何人也无法赐予,恰恰是你自己给了自己机会。若你没有做出正确的决定救下十二娘,若你没有在东市引起李适之的注意,若你没在梨花诗会上夺魁,若你的诗作不是被陛下认为跟李太白的诗风契合,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你不用感谢任何人的赐予。每个人都无需感谢他人的赐予,这一切取决于自己的选择和奋斗,没有人能靠的住。”
    王源抬头看着李亨,见李亨神色郑重的样子,不知李亨为何发出这等感慨。
    王源不知道,自己的一番叙述触动了李亨压抑的内心。身为太子,连亲生父亲都无法依靠,任凭他被李林甫等权臣逼迫却袖手旁观。逼着他连自己的爱妃都休了,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心腹党羽被诛杀却无法做出任何表示,这是何等的屈辱。
    李亨的心中早已没有感恩二字,即便是父皇给了他太子的位置,李亨也并不感恩,因为他知道,父皇并不是真心要将江山社稷交给他,或者说父皇没有真心将江山交给他的任何一个儿子。他只是不得不这么做而已,之后便冷漠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在这个位置上受罪,丝毫不施加援手。
    “今日你我均很坦陈,我说过,这是你进宫之前的最后一次见面,你进宫之后,我便再不会见你了,所以,很多事情我们都要在今天说个明白。唔,有件事我想问个清楚,你一定要老实的回答我,不要破坏了我对你的好印象。明白么?”李亨缓缓道。---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