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真的只是村长

正文 419 县财政再穷,也不让你承担(还账15/44)

    ---新笔下xbixia.com小说---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行了,他们不承包钢厂,咱们得自己努力解决钢厂的发展问题。百度,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吕红涛直接打断了方国强的话。
    他不是许志强他们那种人,没法做到一点都不尴尬。
    钢厂一帮领导们顿时就松了一口气。
    这戏,不好演啊。
    许书记跟吕县长要求,演的时候,必须得让刘春来足够生气,要收拾他们,去找县领导;另外一方面,又不能把刘春来得罪很了,毕竟以后县里各个部门都要跟刘春来打交道……
    这特么的又要得罪人,还得让人家不记仇。
    太难了。
    “真不承包了?咱们这厂,只要有订单,就能开工呢……”书记王峰有些失落。
    “春来同志说,目前沿海那边,工厂的建设周期短,不再是传统的建设方式……”吕红涛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对着众人解释着。
    总工潘勇民听完,直接提出来,“有图纸或照片吗?仅仅是说,我们也无法明白是什么样的,不确定是否能生产……”
    对于他提出有照片或是图纸,就能确定是否能做,刘春来也不意外。
    中国的核潜艇设计师们,仅仅靠着国外报纸上一张模糊的照片,连外形都没看全,只有露出水面的部分舰桥,最终都把核潜艇搞出来了呢。
    工型钢,有难度么?
    完全没有。
    刘春来伸出手,站在他身后的田明发赶紧打开了黑色的公文包,从里面掏出了一个数学作业本。
    看到这一幕,别说钢厂的领导,就连吕红涛都诧异了。
    刘春来居然还用学校的数学作业本?
    “这上面,有我画的图,这是上次在花都那边看到的,工型钢,作为厂房的支撑,具体的参数什么的,得你们技术部去根据需要承载的重量来计算强度、设计……咱们这边没法薄铝皮的生产能力,所以上面也没法盖铝皮,就选择用牛毛毡吧……”
    刘春来把本子递给了他们。
    上面有工型钢的形状,也有轻钢厂房的大概结构。
    特别是作为中间的衡量等,同样也是需要工型钢来支撑。
    上面没有任何标注,但是却能让人一眼就看明白。
    潘勇民接过来刘春来的本子,跟身边几个搞技术的商量着。
    刘春来也不催促,就在一边等着。
    “这个我们能生产,就是不知道你们需要的长度是多少。尤其是这中间的横梁,跨度越大,生产的规格越长,对于技术要求也就越高……”
    潘勇民把困难指了出来。
    工型钢生产容易。
    不过要保证长度,太长了就不行。
    “长度不重要,最好是标准长度。不够的可以进行焊接……”刘春来说道,“你们是生产单位,可以根据技术能力以及结构强度,选择一个最优的参数进行生产……”
    标准化生产,其实不需要说太多。
    就像之前提灌站使用的钢管一样,只要生产出来,大小是一致的,然后两端焊接上连接用的法兰盘,就完全没问题了。
    安装的时候,只需要用螺栓把法兰盘连接起来就没问题。
    “也像钢管法兰盘一样,先预留连接的螺孔,直接用螺栓连接?”潘勇民问刘春来。
    刘春来知道个屁。百度,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生产厂房啥的根本就不是他需要考虑的问题。
    旋即一想,好像目前国内焊接技术并不是很先进,焊接质量如果不靠谱,即使轻钢厂房,也容易出现问题,这或许会造成不小的安全事故……
    索性,就由他们自己去搞。
    “你们是专业的,具体是采用焊接来连接还是用螺栓连接,这也需要技术人员来论证……”刘春来直接把问题丢给了他们。
    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员去做。
    这是一名老板最基本的素养。
    “那我就没问题了。不知道你们需要多少?”潘勇民表示,他们这边技术没问题了,“生产这个,10米或是12米的长度问题应该不大,二十米以上,需要进行大量的论证跟计算……”
    刘春来才不管这些。
    只要能生产出来就可以了。
    具体是螺栓连接还是焊接,甚至是为了更高强度,用螺栓连接后再焊接一番,也是可以的。
    成本,没有基础的对比,自然也就没来办法。
    “刘大队长,不知道这个你们的订单多少,要不,先给一部分的预付款?”
    方国强有些不好意思地问刘春来。
    刘春来有钱。
    钢厂现在连基本工资发起来都有些痛苦。
    “预付款啥的先不说,得咱们搞出产品,技术部门先考虑问题,然后拿成果来找县财政。”
    刘春来既然不愿意承包钢厂,让他们承担技术研发费用,并不合适。
    所以,吕红涛直接就开口了。
    “那行,你们讨论,我希望能尽快有成果,要不然到时候也是麻烦事儿。拖得太久,我们的厂房就有问题。都是一个县的单位,有机会自然希望能让给咱们县里的内部单位,如果生产不了,我们也就只能去山城甚至往长江下游的城市寻找……”
    刘春来一点都不客气。
    对于他来说,建设厂房需要的工型钢,材料不是很复杂,生产也不是很困难。
    具体是采用热轧工艺还是冷轧工艺,他是不知道的。
    他原本搞的是科技产业。
    “行了,你们就召集技术人员,研究这个吧。我只希望尽快!抓不住机会,到时候谁都别怪没有给你们机会。”吕红涛也没有强求什么。
    没说多少时间必须拿出成果。
    刘春来的收音机生产线什么时候到,他不知道。
    录影机生产线,这几天就快回来了。
    “厂长,咱们这……”白建设见吕红涛跟刘春来几人离去的背影,有些担忧地问道。
    方国强没有回答,而是看向总工潘勇民,“老潘,这事情难度又多大?”
    “比咱们生产的钢水管难度要稍微大一些,对于我们来说,却是最合适的。现在的问题是,这种产品究竟有多大的市场需求……”
    潘勇民担心的是搞出来能生产多久。
    “先不管这些,技术样品搞出来。要不然,咱们发工资都不好找县财政要钱。”方国强叹了一口气,“厂子原来多红火,到了今天,连工资都发不起……”
    众人尽皆默然。
    事实已经摆在了他们面前。
    刘春来都不愿意要钢厂,说明钢厂的发展前景并不是太好。
    对于未来,钢厂所有人都是迷茫的。
    除非他们旁边就有一座庞大的铁矿。
    哪怕是卖初步冶炼过的原材料,也能有不小的收入。
    可他们,只有一个钢厂。
    “市场前景真的大?”吕红涛出来的路上,上了车就开始问刘春来。
    对市场前景,吕红涛还是很担心的。
    不仅关系到整个厂的未来,也关系到县财政优先把不多的资金侧重投入到哪里。
    即使厂子破产,不投入资金,也不会损失更多。
    刘春来一边开车,一边扭头看了眼吕红涛。
    “我们不要钢厂,不是前景不大,如同你说的,到处都开始大搞建设了……我没足够的人手来管理,涉及的产业越多,最后会越混乱。我们手中,连初中生都很少,哪里去找合适的管理人员跟销售人员?轻钢厂房在未来将是潮流,以前砖木结构厂房不仅建设成本高,周期也长,甚至对厂里的生产线布局也会造成不小的影响,采光还不行……”
    刘春来倒是实话实说。
    他知道吕红涛想什么。
    到现在,这位县长还没死心,依然想把厂塞给自己。
    不是他不想要,而是他没能力要。
    现在是给高价都招牌不到靠谱的人员。
    铁饭碗的吸引力,超过任何外资公司跟乡镇集体单位。
    要是换成刘福旺,啥都不会考虑,直接把这钢厂收入囊中。
    为造坦克又添置一个配套产业……
    吕红涛听了刘春来这话,放心了不少。
    “后面怎么打算?”吕红涛转移了话题。
    就怕刘春来又提要人的事情。
    县里就一个师范。
    师范毕业生,那都是用来填补全县教育力量的。
    县里缺人都不敢去动师范生呢。
    “等钢厂把工型钢跟配套的钢材生产出来,等打完谷子就把路推平……然后平整土地打地基,必须在今年过年之前把厂房建设完成。”刘福旺一脸急切。
    要是建设砖木结构的厂房,几个月的时间根本就没可能。
    重要产业布局在四大队,那才是真正解决四大队目前问题的地方。
    在建设厂房的时候,还要培训人员嘛。
    何况,厂房布置在他家后面黄柳树弯到大坪湾一带,从刘福旺家走路上去,只需要不到五分钟。
    “收录机厂怎么打算的?如果有需要,县里再把大礼堂也提供给你们。”
    吕红涛没理会刘福旺,而是问刘春来。
    “你想都别想!那个要留在我们四大队。”刘福旺直接反驳了回去。
    “录音机厂生产设备问题不大。就看山城轻工局那边什么时候让我去签合同。”刘春来说道。
    他也没打算把收录机厂放在县城。
    只有重要产业布局在四大队,县里才会投钱把县城到四大队,四大队到望山公社码头的公路搞好。
    到现在,刘春来也没收到山城轻工局的电报。
    当初在花都遇到苗仕林,他也没直接答应,而是说要回去商量。
    是否同意,有什么条件,都为未可知。
    收音机目前在市场上也还算不错的产品,不过国内生产收音机的厂也不少,技术也不先进。
    不少厂因为产品大量积压,已经停止了生产。
    山城作为全国轻工业排名前几的城市,这种厂自然不会少。
    现在刘春来也没时间去山城。
    收到电报,就让张建民去跟他们谈。
    “我们需要这方面的专业人才,要把收音机跟录音机功能结合,开发出新产品,就必须要更多技术人员在这方面投入研发……山城那边的技术员过来,首先考虑的不是生产,而是开发新产品。”
    作为一名后来者,刘春来比谁都清楚,技术开发在整个产业链的重要性。
    一家厂的产品是否能够让消费者满意,取得市场,靠的都是产品的性能跟质量。
    质量不行,性能也不好,销售再好都没用。
    最多在刚上市的时候忽悠消费者一把,然后就死路一条。
    停了一下,刘春来又问:“吕县长,当初你们从陇县跟吕山县搞那么多设备跟人员,现在产能有些过剩啊……订单不够饱满,工人怎么办?”
    刘春来提出的,正是吕红涛不愿意面对的。
    现在刘春来都提出来,绕不开了。
    “当初不是就说好了?按你们厂工资制度跟县财政结算……多的少的,都由县财政承担。”
    吕红涛的心在滴血。
    县财政什么状况,作为县长的他,比谁都清楚。
    将近两千人在县里。
    吃喝拉撒都是不小的一笔开支。
    原以为那么庞大的订单,这点人都太少了。
    刘春来动不动就是上百万的订单。
    以前他们厂子,一年产出都没有百万呢。
    吕红涛等人却没想到,流水线的生产方式,产能远比他们想像的更高!
    到现在为止,加上山城跟蓉城的订单,总共订单数量已超过20万套,订单总额已经超过了600万!
    这么庞大的数量,也只是目前江南制衣厂一个月的量!
    贫穷落后的陇县,居然有了一个年产值可能突破上亿的厂!
    全县其他的厂子加起来,都比不上这样一个厂啊。
    刘春来见吕红涛即使明知道要吃亏,也没赖皮,还真有些意外。
    “既然说好了,县政府也不会让你来承担这成本。虽然我知道你赚得多……当初不是签订了合同的嘛,咱们改革开放了,也得讲究契约精神不是?”
    吕红涛脸上平静,心中那难受劲儿,完全没法提。
    刘春来不由再看了他几眼。
    不管怎么说,他都不会开那个口的。
    自己承担?
    凭啥?
    很快,车子就停到了县政府的门口。
    刘春来准备等吕红涛下车后,直接去天府机械厂一趟。
    天府机械厂的拖拉机,从最开始十万块钱的现金到账,样品生产就已经开始了。
    刘春来出去一趟回来,得去看看进度如何。
    产品快要出样品了,自然得开始着手准备市场推广。
    要是没订单,生产出来也是浪费钱。
    先生产再卖,完全不符合市场经济的规律。
    “刘支书,你们来得正好,刚才邮电局那边来找吕县长,说是有一封山城来的电报,很急。”---新笔下xbixia.com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