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农门喜事:田园小悍妻

正文 第1210章 被将军了

    --------《笔下文学xbixia.com 》----------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210章 被将军了
    县令正要发作,身边一个师爷模样的人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县令才压下了怒火,带着人走了。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苏晓婉拽着容昊的袖子,“有人救我们吧。”
    容昊笑道:“你亮出身份,他们哪个不跪地求饶,还用人救?”
    “口说无凭,我没有任何证据。”
    “那就没办法了。”
    苏晓婉看了他一眼,“我不相信。”
    容昊失笑,揉了揉她的头发,“你这么信任我啊。”
    “你可是我相公。我不相信你相信谁。”
    容昊道:“放心吧。”
    其实,苏晓婉并没有多担心,府里的人被扣住了,府外的人却还是自由的。
    只要有人去跟赵哲说一声就行了。
    苏晓婉心里有点小兴奋。这可是打脸的名场面,没想到她今天也有机会试一下啊。
    被衙役压着,倒不像是要去县衙,而像是在逛街。
    县令气得吹胡子瞪眼,可是又不好在大街上发作。
    苏晓婉道:“相公,你说,今日之后,戚家还有胆子上门要人么?他们是真不知道我的身份?”
    “像是不知。”
    “为何?”
    “若是知道,直接上门还好一点,何必先找个县令来得罪你呢。”
    “可是按照戚家的能力,不可能查不到我在樊城吧。”
    容昊笑道:“你对你的朋友也太不了解吧。”
    “啊?”苏晓婉不明所以。百度搜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容昊解释道:“馆英的母家就是樊城人。虽然她母亲嫁给她父亲之后没多久,家族就没落了。但是从戚家的角度来讲,馆英最可能找的人,还是母族的亲人。”
    “所以,他们把我当成馆英母族的人了。”苏晓婉笑了笑,“那怪不得敢找个县令来要人了。”
    馆英的母族既然已经没落,那家族里定然没有什么显贵。布衣之家,来个县令就算是给面子了。
    苏晓婉道:“这么小的事情,随便派个人来就算了,居然还能劳动县令自己来,这戚家呀不知道用了谁的身份。”
    一行人到了县衙,苏晓婉夫妻就和下面人分开了。
    县令一掀官袍,坐在大堂上,“啪”的拍了一下惊堂木。
    “下站何人!”
    苏晓婉笑了笑,“大人,这种没什么用的官样话语,我看还是省了吧。”
    “大胆!本官要怎么问案,还轮不到你一个妇人插嘴!本官再问一遍,下站何人!”
    苏晓婉舔舔嘴,“苏晓婉。”
    “哪里人士!”
    “京城人士。”
    “来此作甚!”
    “做生意。”
    “这位公子告你拐带他家主母,你可认罪。”
    “大人,这话你方才在我府里就已经问过了。我从未拐带过任何人。”
    “啪!”于是一声惊堂木,“大胆!有人分明看到他家主母进了你家院子,且之后就没出来过,你作何解释!”
    苏晓婉道:“大人,我已经说过了。我是个生意人,府上每日来来往往的生意伙伴数不胜数。我的确不知他家主母是谁。大人方才不是也已经在我府里搜查过了么。”
    “苦主有认证,亲眼看见他家主母进了你家就没出来过,你如何解释!”
    “这个吧,我家门比较
    多。前门后门,侧门。她没从正门走,说不定从别的地方走了呢。”
    “好一个巧舌如簧的刁妇!看来不动刑,你是不会老是交代了。来人……”
    动刑?
    苏晓婉眯了眯眼睛,“大人就是这么问案的?无凭无据,就可以随意动刑?”
    “哼!本官问案,自然有本官的方法。看你上了刑具,还能不能这么嚣张!”
    容昊的眼神冷了下去,“想动我夫人,我看你没这个本事。”
    “哼!好一对刁顽夫妻!我就将你们二人一同用刑!”
    苏晓婉冷笑,“怕只怕,你没这个机会。”
    “大人!”
    苏晓婉话音未落,就有衙役从外面跑进来,“大人,知府大人来了。”
    “知府大人!怎么会来这里!”
    “大人,别管这些了,知府大人已经快进门了。您还是去迎一下吧。”
    县令丢下苏晓婉他们,匆匆出门。
    没多久,赵哲就来了。
    苏晓婉瞥了赵哲一眼,“大人来的好快啊。”
    县令眼睛一瞪,“大胆!见了知府大人还不跪下!”
    苏晓婉笑了笑,“赵大人,需要我跪么?”
    “殿下哪里话。”赵哲冲苏晓婉行了个礼,冷眼瞧着县令,“这是安定公主!”
    那县令愣了一下,双腿开始发抖,“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殿……殿下!”
    苏晓婉看着赵哲,“赵大人若是再晚来一会,这位县令大人怕是还准备给我用刑呢。”
    县令已经瘫软在地上了。
    苏晓婉摇摇头,“你若真是秉公执法,有理有据。走到哪里都不用怕。我若是蛮不讲理轻视于你,那是我的问题。可县令大人,你扪心自问,你秉公执法了么?”
    “殿下,下官知罪,下官知罪!”
    苏晓婉叹气,“赵大人,你处理吧。我和相公,就先回去了。”
    “是。”
    走到门口,又瞧见那个应该是戚家小厮的人。
    那人不敢看苏晓婉的眼睛,苏晓婉瞥了她一眼,走了。
    出了县衙大门,容昊叹气,“自从和夫人在一起,我真是没少出入公堂啊。”
    “听你这话,是在怪我?”
    “岂敢岂敢。”
    苏晓婉道:“暴露了身份,这樊城看样子是待不住了。你得快点叫戚家上门要人,我们也能快点解决掉这件事。”
    容昊道:“明日一早,戚家定然来人。”
    “这么肯定?”
    “嗯,他们即便是不来要人,也该来道歉。”
    和容昊说的一样,第二天一早,戚家果然来人了。
    戚宇带着礼物,亲自上门。
    这是苏晓婉第一次在这么近的距离上瞧见这个传闻之中的人。
    “给殿下请安。”
    苏晓婉摆摆手,“不必了。这里是外宅。京城的那些规矩,就别往这里带了。戚将军来我这里,有何贵干?”
    戚宇道:“回禀殿下。之前,下官的妻子离家,说是要来樊城朋友的府上住上几日。这一走,已经快十日了。下官按照妻子临行前给的地址找过来,却没想到是殿下的外宅。”
    “妻子能来殿下府上小住,是我戚家合府的荣幸,可家中老人惦记,还请殿下允许下官接内子回家。”--------《笔下文学xbixia.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