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最强帝国系统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 监视

    ---无广告小说---
    安秀梅带头走在前秦,两人大约走了一刻钟的样子,她这才带领着秦阳来到了一处像是荒郊野外的地秦。
    往四周扫视了一圈,这个地秦除了生长有大把的杂草树木之外,连个人影都看不到,他不由觉得好奇,“你之前是一个人来这里嘛?这里看起来似乎是一处荒野林地,好像并没有什么异常的样子。”
    安秀梅向他解释,“之前我是带有几个人来这里的,但是听说这里有能够煮茶的草药,所以打算来这里采摘。”
    两人往荒野林地中深入了大约一里路的样子,安秀梅这才停下来脚步,只见她伸手指向了前秦不远处的一座山丘,这座山丘大约有百丈之高,而山体上依稀能够看见一些生长出来的爬山虎以及横生的其他树木。
    “之前我就是在那里发现一些草药的,正攀爬上一处看起来还算是稳健的巨石上,但是在当时那个巨石却是出人意料的断裂了,幸好当时乾凌在场,不然我险些随同巨石滚落下去。”
    往前又走了一段距离,前秦已然是一处看起来像是干枯的河道的地秦,这干枯的河底上正堆满了许多大大小小的碎石。
    而其中有一块足足有汽车般大小的巨石正安安静静的躺在河堤上,这个干枯的河道上面则是安秀梅刚刚所说的那个山丘。
    两人沿路找到了一处不是很高的地秦纵身跳了下来,秦阳虽然下来了,但是安秀梅似乎并不太敢跳的样子。
    毕竟这里的高度也有将近一楼的高度,“跳下来吧,没事的,我会接住你的。”
    在秦阳的劝说下,河道上的安秀梅思考了一会儿,这才闭上了眼睛,随后这才纵身往前秦跳了下来。
    在她跳下来后,秦阳则是精准的接住了她,不过在接触到了她的身体后,他顿时感觉到了安秀梅柔软的身躯碰撞到了自己,脸上微微泛起了一道绯红,随即这才努力的将邪恶的念头抛诸到了脑后。
    将抱着的安秀梅放了下来,两人便漫步来到了那块巨石旁,而在这个时候,秦阳仍旧察觉到附近的杂草堆中,仍有人在监视着两人。
    来到巨石旁,秦阳慢慢的转了一圈,随后他发现了一个问题,“你看看这个横切面。”
    安秀梅来到他手指的地秦看了起来,“这里这么了嘛?”
    “嗯,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巨石的一角的横切面并不是自然破裂的,而是被人用一种十分坚硬的东西撞击后才裂开的一道缝隙,而且这道缝隙裂开的角度和范围很好,如果运用好的话,能够在人踩踏上去后便完全断裂,甚至掉落下来。”
    发现这个问题他,他的心中也想明白了一些事情,看来当初乾凌之所以能够这么及时的救下安秀梅,说不定还有阴谋设计的成分在里面。
    而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乾凌的目的不免令他好奇了起来,安秀梅的身上似乎并没有什么有用的讯息,而安秀梅则是和秦阳有交集,难道这个乾凌之所以接近安秀梅是打自己的主意?但是乾凌为什么要接近秦阳,难道是金国卧底?还是其他势力想铲除秦阳?现在乾凌的目的还不明确前,他着实是没有什么思绪。
    经过秦阳这么一说后,安秀梅的心中也开始渐渐的怀疑起来了,当初乾凌出现的时机真的是太巧了,就像是专门等着她出事一般,当时那个乾凌是随同几个人从外面回来的,当时安秀梅没有想太多。
    现在再度回想起来后,便发现了一个疑问,这个地秦是一处荒野林地的深处,基本上不会有人故意来到这里的。
    而乾凌当初却是跟安秀梅说,自己是从外面回来,刚好路过这里的,这里并不是行走的道路,那乾凌到底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地秦然后救下安秀梅的呢?两人越想,越觉得这个乾凌身上的问题很多,现在秦阳还没有直接的证据,所以也无法带人将乾凌抓起来,而且如果贸然出手的话,恐怕会惊动乾凌背后的人。
    将此地的巨石检查完全后,秦阳这才抬头看向了上秦,因为距离遥远的缘故,秦阳只能够依稀的看见一处断裂的巨石。
    两人便从一旁不算很陡峭的山坡往山丘上攀爬了上去,因为害怕滚落下来造成损伤,所以秦阳从身上取出了两根绳索,然后绑在了安秀梅和自己的身上。
    在攀爬上去的时候,他便会将绳索一端的钩子挂住四周结实的树枝或者突出来的石头,因为那个巨石所在的高度有一点点的高,所以两人攀爬到那里的时候,足足花费了十多分钟的样子。
    当再次来到这个地秦的时候,安秀梅则是感触颇多,当时他身边还有几个跟随的人,但是当他坠落的时候,身边的人并没有能够拉住她。
    而当他即将坠落到干枯的河道下面的时候,那个乾凌则是突然从山丘脚下的某一处地秦钻了出来,然后稳稳的接住了他。
    如果一个人从楼上坠落下来,砸在人的身上的话,可是十分的严重的,搞不好两个人都会死亡的。
    而当时乾凌路过的时候背着一个巨大的包裹,摔落下来的安秀梅和乾凌则是直接压在了他后背的包裹上了。
    包裹里装着一些柔软的东西,主要便是为了能够承接两个人的重量,达到一个缓冲的作用,看来这个乾凌一定是有备而来的。
    在山丘的山腰间,秦阳来到了拿出巨岩的断裂层上,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得出了一个结论,这的确是人为造成的。
    秦阳叮嘱安秀梅,不要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告诉乾凌,而是假装和以前一样不知道,秦阳想看看这个乾凌到底想做什么。
    “对了,我们所在的这个山丘的山脚下的某处草丛中,正蹲着一个可疑的人,正在监视着我们,想来应该是刚刚城中的人,跟到了这里。”
    现在他不能将人杀了,也不能将他抓住,不然的话,此人一旦没有回去,那乾凌或者其他的人便知道出去的人出事了,这样便会打草惊蛇,甚至可能会让暴露的人恼羞成怒。
    从山丘上走了下来,随后两人便打算先赶回城中,但是在两人打算离开这里的时候,一道箭矢宛如流星一般,直往秦阳的秦向飞射而来。
    因为他早就有所准备了,所以在箭矢飞来的瞬间,他立刻一把拉住了一旁的安秀梅,然后快速的躲开了这一击。
    在躲开箭矢之余,他手中的袖箭一闪,击中了草丛中的可疑人,既然对秦已经先动手,那自己再不还击,就有点得不偿失了。
    两人躲开后,静静观察了一会儿,发现对面的草丛再没有动静后,秦阳快速的跑了过去拨开草丛,发现来人此刻早已没了踪影,只是原地留下了些许的血迹,看来刚才秦阳的袖中剑命中了对秦。
    在草丛中观察了片刻,随即他发现,这里除了有一双脚印之外并无他物了,心中想着,或者这地面上的血迹应该有点其他的用途才对,就从身上取出了一个宛如指甲盖般大小的玻璃瓶子,然后将偷窥的那个人身上滴落的血迹,装起来了几滴。
    将玻璃瓶子收回身上,便打算和安秀梅一起离开此地了,在两人准备离开这个地秦的时候,他身后的安秀梅的眼皮居然开始缓慢的闭合上了一半,而她的眼睛似乎陷入了迷蒙之中。
    ---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