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死道尊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食人花

    ---无广告小说---
    “哼,你以为你这样就能逃得掉吗?”
    那个修者当即加快了速度。
    嘴角漏出邪恶的微笑,呼,他手中一道光团向着,天宇射过来,天宇反手吞噬,直接将光团吸收掉。
    那人当即大惊,小脑袋瓜子一愣啊,“有点意思,怪不得你能活到现在,原来有不俗的魂技啊,这样也好,要不然我还觉得没意思呢。”
    天宇却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他玩,暗暗骂了一声沙雕,然后一个顺闪消失。
    当他再出现的时候,就出现在这人的身旁了,两人相继一愣,然后那修者出手,天宇顺闪再次消失,“来追我啊,”天宇说道向着一旁飞奔,偶尔一个顺闪躲过这修士的技能。
    而在另一旁的天宇便是继续吞噬着河道之下的灵草,然后冷哼一声,“说你是沙雕你还真是,”当即嘴角上翘继续吞噬灵草。
    就在刚才,出现在修士身旁的那个天宇,那是天宇的分身,而天宇的真身便在一旁观察呢。
    刚觉着灵力在不断的提升,水下的灵草,还有法器,全部吞噬掉。
    渐渐的这里的灵力变得稀少,天宇眼珠子一转,既然这里是死亡峡谷,那死亡峡谷下方会是什么?天宇向着流动的急流望去,发现在这急流下方是一个瀑布,天宇二话不说一个急速向着下方瀑布冲去。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天宇听到一声喝骂声,“小渣渣,竟然戏弄与我,”
    天宇回头看,正是之前和分身战斗的不相上下的那人,此刻他正气呼呼的向着天宇冲过来。
    天宇并不理会,抬手天王直接向着这人照过去,同时大鳄,还有大蛇,都照在一起,就仿佛是一张网子,把说有的东西都网在一起。
    只是天王在触碰一个大鳄的时候,大鳄口中狠狠一咬,直接把天网撕开一个口子。
    其他的地方也是一样,大蛇一尾巴将天王抽散了。
    但是那修者却连续向着一个地方看砍了几刀才突破天网。
    现在的天宇,尤其是天宇在绽放杀气的时候,运用的技能也是要比之前强上不少的,但是却也只能当住这人一瞬间。
    呼
    只是一瞬间也够用了,天宇直接消失,向着瀑布奔去,来到瀑布之后,天宇先是游到水面呼吸一口气,站在一块大石头上。
    网他往瀑布下方望去,发现在瀑布之下那是一个很大的池塘,并且这池塘中的灵气相当的密集。
    “就是这里了,”
    天宇嘴角上翘,张开大口,哈哈大笑,然后回头,发现此刻的那个修者正向着他看过来,一身的杀气。
    “你以为我当真怕了你,”
    天宇回头然后在次向着瀑布之下看去,冷冷的说道。
    “嗯?你什么意思?”
    那人有点蒙圈,不知道天宇是什么意思,在他眼天宇只是一个练气七级的咋咋,根本接不下他一招。
    “你再问我是什么意思吗?”
    呼,就在这个时候,不知不觉的时候,一个天宇的分身已经来到他身旁,悄然的,不知不觉的。
    “谁?”
    这人一个横扫,一道光芒攻击,天宇分身一个跳跃跳向了天穹。
    然后天穹之上一张张天网向着下方压下来,他在次一刀一刀的砍去。
    而此时此刻真正的天宇一冲而下,向着池塘冲去,依旧不想理会这人。
    噗通,天宇一头扎进了池塘之中,而就这这一刻天宇觉察出有什么不对劲了,可有不知道哪里不对劲,但是就是有这种感觉,在扎进池塘之后一个顺闪闪到一旁。
    然后开始观察四周的情况,四周安静的要死,很死寂,非常死寂,非常以及及其的死寂,天宇谨慎着,谨小慎微的,缓缓的在这里游荡。
    对了,这里没有大鳄,没有大蛇,更没有蝙蝠,是这样,这里只有浓郁的灵草,这里的浓郁成都要比上面强十倍不止,灵草也是长成的又大,又高,又强。
    没有凶兽,为什么会没有凶兽呢?只能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这里一定是隐藏着一个更强的凶兽,他们不敢上前。
    所以天宇不得不谨慎。
    这里非常死寂,什么都没有,只有浓郁的灵草,还有一个特别大的灵草,可又不像是灵草,张的向花一样,这到底是个啥玩意他也不知道。
    天宇看了一眼后,眼睛就盯着一直看,然后手上开始吞噬在这很邪恶的花周身的灵草,一会一片灵草消失,成为了灰烬。
    天宇继续看向那中间的,很邪恶的花,那花还是那花,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但是这花就是给他一种很邪恶的感觉。
    如果不是这花,那又会是什么呢?天宇继续四处观望,看看这里是不是有别的很邪恶的凶兽。
    呼。
    噗通。
    一声钻进池塘中,这把天宇吓一跳,一个激灵,“我草,你还真是紧追不舍啊,”
    这人在进入池塘的一刹那就被这里浓郁的灵力所震撼,这里难道就是灵池?不对,不是,他眼珠子一转,如果把天宇击杀,那这里的灵力全是他自己的。
    修者缓缓的向着天宇游过来,也向着那中间的花游去,靠近。
    “小心,”
    天宇大喝一声。
    也就是在这一刹那,那中间的花终于漏出了本来面目,呼的张着血盆大口向着修者咬过去。
    着是一朵食人花,食人花开花,四周长满了牙齿,血粼粼的牙齿,然后在食人花的四周全是刺,一根根刺,修者距离食人花实在是太近了。
    一瞬间就没了。
    天宇一个顺闪远离食人花,呼呼,也就是在天宇想要逃遁的时候,在地下一个个食人花冲出来,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吃他。
    “果然有猫腻,”
    天宇一个顺闪,在一个顺闪,消失,再出现在消失,他出现的时候食人花出现向他撕咬过来,他消失再出现的时候食人花也在次出现向他撕咬过来。
    这是要他命啊,说不定哪一下他就顺闪到食人花的口中了,变成食人花的食物了。
    手中大刀,砍,食人花已出现,天宇一刀砍去,直接将一个比较小的食人花干死,这朵朵食人花死了以后其他食人花就像有灵性一样,并没有马上向着天宇在次冲去,而是缓缓退后。
    那只最大的食人花怒了,噗噗的下方食人花的根须翻腾起来,就像一个大八爪鱼一样。
    这也太大了,天宇当场愣住了,这大的八爪食人花有一个小山头那么大,能走的食人花,这有点恐怖了。
    ---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