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正文 第319章 大郎不想吃药(十六)

    ---无广告小说---    杜秀娘小心翼翼的走进卧房,伸着脖子,往地上看去。
    “啊~”
    待她看清褚敬之的“死状”,直接被吓得尖叫出声。
    褚敬之确实死了,可他的死相很难看:双眼瞪得溜圆,五官扭曲,两只手死死扣着地面。
    死不瞑目啊!
    杜秀娘本就心虚,看到褚敬之那直勾勾的眼睛,顿时吓得心脏骤停。
    她差点儿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即便没有被吓瘫,她的双腿也有些软。
    拼命的吸气、呼气,嘴里更是念念有词:“我不怕、我不怕,人不是我杀的,和我没关系。他、他是病死的。”
    许是这番话真的起了作用,又许是杜秀娘胆子足够大。
    很快,她就镇定下来。
    又轻手轻脚的靠近褚敬之,杜秀娘蹲下身子,小心翼翼的伸出一根食指,在褚敬之的鼻端试了试。
    凉的!
    没有温热的气息!
    死了!
    哈哈哈,这个鬼脸终于死了!
    惊吓、惧怕过后,杜秀娘便是一阵解放与狂喜。
    要不是怕坏了自己的计划,杜秀娘都想仰天大笑。
    她拼命咬着牙,将汹涌的笑意压下去,然后试图摆出一个悲戚的模样。
    只是情绪变化太快,而杜秀娘的心理和演技也还没有练到家,一时竟不能完美的控制表情,这让她的模样看起来很是怪异。
    好半晌,杜秀娘才勉强控制住自己的表情,试着干嚎了两嗓子,结果,效果太差。
    杜秀娘想了想,赶忙跑去后厨拿了一块生姜。
    辛辣刺激的姜汁沾上眼睛,杜秀娘瞬间泪如雨下。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大郎!大郎啊!”
    “呜呜,你怎么这么狠心,丢下我一个人就走了?”
    “大郎!大郎,你走了,我可怎么办啊!”
    “啊啊啊,大郎!!”
    凄厉的哭喊声,陡然在安静了大半个月的酒肆响起。
    周围的邻居,以及街面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听到了动静,纷纷驻足:“咦,这是怎么了?”
    “好像是哭声啊。难不成出了什么事?”
    “是哭声,哭得还挺厉害。估计是褚大郎,他不是病了好些日子了吗?”
    “对对,前几天我还看到褚家娘子去抓药,听说她还典当了不少东西。唉,约莫是褚大郎病得厉害,她一个妇道人家也是为难!”
    “……莫非,褚大郎走了?”
    邻居和路人们议论不已。
    有跟褚家相熟的人,眼见酒肆的门虚掩着,赶忙推开门,冲进来察看。
    “褚家的,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是不是褚大郎有什么不好?”
    众人一边顺着哭声来到卧房,一边嘴里还喊着。
    听到动静,杜秀娘哭得更狠了。
    她演技大爆发,捶胸顿足、哭天抢地:“大郎,你就这么走了,丢下我一个人可怎么办啊?”
    “呜呜,你要走,就带我一起走吧。是我没用,成亲一年,也没能给你生下一儿半女,我、我是褚家的罪人啊!”
    “大郎,如果可以,我愿意用我的命来换你的,只求你别走。呜呜,你别走啊!”
    杜秀娘的这番哭戏,绝对是教课书级的。
    如果不知道内情的人,见她这般,定会觉得她与褚敬之感情甚笃,是一对生死相许的有情人。
    杜秀娘一边哭,一边默默在心里给自己打分:嗯,我这情真意切的模样,妥妥的满分啊。
    听到我这般哭喊,旁人应该不会怀疑我,反而会觉得我是个重情义的贤妇。
    杜秀娘拿着沾满姜汁的帕子,捂着脸,呜呜的痛哭着。
    只是,很快杜秀娘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自己哭得这么卖力,怎么没人上来劝慰自己?
    就算褚家跟周围邻居的关系不算太亲近,可到底是邻里之间,而本朝民风淳朴,别说邻居了,就是陌生之人,看到一个弱女子这般可怜、悲戚,也会温言抚慰。
    杜秀娘一边哭嚎着,一边偷偷从帕子后面露出一个眼角。
    嗯?众人这是什么表情?
    不是同情,也不是善意的表示悲痛,而是一副见了鬼的惊悚模样。
    难道是褚大郎的死相太难看了,把众人都吓到了?
    应该不会吧。
    刚刚杜秀娘费尽力气,终于把褚大郎的眼睛合上了。
    不再是“死不瞑目”,也没有流血,就是枯瘦得厉害,但对于一个久病而亡的死人来说,这副模样才是正常啊。
    这些人到底怕什么?
    杜秀娘心里犯嘀咕,她的哭声也禁不住停了下来。
    那啥,哭嚎什么的,是需要有人帮忙搭戏的。
    独角戏,真心难演啊。
    “……你、你,他、他——”
    就在杜秀娘哭声忽高忽低的时候,人群中跟杜秀娘关系最好的一个老妇,颤抖着一根手指,指向了杜秀娘。
    哦不,确切来说,是指向杜秀娘的身后。
    杜秀娘愈发疑惑:后面?我后面有什么?
    不就是一个死人嘛,难不成还诈尸了?
    想到“诈尸”两个字,杜秀娘激灵灵打了个寒战。
    她心虚啊!
    她也怕褚敬之惨死之后,会化成鬼,再找她报仇!
    突突突,杜秀娘心跳加速,她慢慢、慢慢、慢慢的转过头。
    “啊~”
    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
    杜秀娘看清身后的场景后,双眼一翻,顿时昏死过去。
    众人:……
    这、这是个什么情况?
    疑似死亡的褚大郎却忽然睁开了眼睛,而哭得伤心的杜娘子却被吓昏了。
    “难道老天爷真的长了耳朵?”还是那个老妇,看到这幅场景,嘴里喃喃的说着,“刚从杜娘子恍惚说要用自己的命来换褚大郎的命,结果就——”
    这么可能?
    世间哪有这般离奇的事儿?
    听到老妇的话,众人先是本能的驳斥,但心里到底存了一丝想法:或许,老天真的听到了杜娘子的祈求,把踏进鬼门关的褚大郎又送回了阳间!
    “娘、娘子!”褚敬之佯装虚弱的低低喊了一声。
    他这一出声,立刻惊醒了众人。
    “快、快帮忙把杜娘子扶起来!”
    “对对,还有大夫,快去帮忙请大夫。”
    众人七嘴八舌。
    妇人们帮忙把杜秀娘抬到床上,年轻的小伙子则飞快的跑出褚家去找大夫。
    不管是褚敬之死而复生,还是他刚才只是假死,他现在都还虚弱着,需要大夫诊治。
    还有杜娘子,唉,这么好的娘子,可不能因为给褚敬之换命而有什么不测啊……
    <>
    ---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