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90章 送亲使臣

    ---新笔下xbixia.com小说---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贺林晚犹豫着问:“你和元大哥……”
    赵青青看着元渐离开的那扇窗户,有些疲惫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不可能的事,我不想花心思去琢磨。百度,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人生在世活着就已经够累了,何必再给自己找罪受?”
    贺林晚听着赵青青这话的意思虽然消极,却没有正面回应自己对元渐的感情。不过感情这种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旁观者是不好置喙的,所以贺林晚也没有继续问下去。不管赵青青有什么打算,作为朋友,她只要在她想倾诉的时候默默地听,在她需要支持的时候无条件支持就可以了。
    恰好这时候窗外热闹起来,赵青青转头看了一眼,笑着对贺林晚说:“你等的人来了。”
    贺林晚起身走到窗边,看到外头有两队禁军正骑着马来回清道,等清道的禁军往前去了,淳阳的车驾和送亲的队伍也慢慢行了过来。贺林晚一眼就看到了骑着马走在送亲官员队伍当中的李毓。
    李毓在贺林晚视线抵达的那一瞬,准确地转头看了过来。他原本脸上淡淡的,却在看到贺林晚的那一瞬立即弯起了嘴角,并冲她悄悄眨了眨眼。不想这一番动作落在围观的人眼里,竟然引起了一阵惊呼,尤其是女子的尖叫声,那一瞬简直能划破云霄。
    贺林晚还听到楼下有女子高兴地说:“你们看到没有?晋王世子对我笑了!还对我眨眼睛呢!”
    站在贺林晚旁边的赵青青“噗嗤”一笑,斜睨了贺林晚一眼,半是玩笑半是抱怨,“原来你竟是喜欢这样的,难怪!”
    贺林晚除了保持微笑,不知道该怎么回应。百度,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不过她的注意力很快就被送亲队伍后面的一个人吸引了,眉头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
    “他怎么也在?”
    赵青青察觉到贺林晚的表情不对,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咦?这不是那位才高八斗的薛大人吗?他也要给淳阳公主送嫁?”
    薛行衣不知是不是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也正好抬头看过来,对上贺林晚的视线,他顿了顿又漠然垂眸。
    薛行衣的出现,仿佛让街上的氛围都冷了几分,之前还敢大声尖叫的女子都噤声了,怕被这位玉面冰心的薛大人一个不高兴,以扰乱公主出嫁秩序的罪名给逮进官牢里去,这种事他干得出来的。
    走在前面的李毓勒马停留了一会儿,等到薛行衣的马上前了,偏头对着他说了一句什么,薛行衣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李毓只笑眯眯地看着他。薛行衣突然踢了一下马肚子,轻叱一声,骑着马跑了起来,很快就越过了众人跑到前面去了。
    赵青青看着薛大人骑着马从楼下跑过,开玩笑说:“李世子难不成是见不得你多看薛才子一眼,把他支走了?”
    贺林晚对上李毓那双弯弯笑眼,心里也有些怀疑,但是她还是微笑着否认道:“赵姐姐别打趣我了,八成是前面有什么事情需要薛大人去处理。”
    贺林晚白了李毓一眼,李毓笑着摸了摸鼻子。
    坐在马车里的淳阳,此时似乎对着繁华热闹的京城有几分不舍,忍不住掀开了车帘往外看,却看到原本以为是来送她的那些百姓尽对着李毓招手欢笑,不由得沉下了脸。
    有人注意到公主掀开了帘子,看了一眼公主的容貌却是窃窃私语。
    “公主长相有点凶呢!”
    “肯定得选一个凶神恶煞的公主啦,不然哪里镇得住五大三粗的大骥人?”
    “说的对!公主是要扬我大周朝国威的,容貌不及晋王世子和薛大人又怎么了?怎么能以貌取人呢?”
    淳阳隐隐听到些议论声,气得狠狠摔了帘子,不多会儿公主的侍女就从马车里面出来,板着脸下令道:“公主有令,加快行程!衡阳王世子,公主命你把围观的这些人都赶走,不然耽误了时辰唯你是问!”
    李毓听见了头都没回,只冲着旁边的禁卫军勾了勾手指,“来人!”
    自上次在宫门前用一把铜锣一鸣惊人后,被李毓给记住了的铜锣禁军顶着同僚们同情的目光驱马靠近,一板一眼地问:“世子,不知有何吩咐?”
    倒不是李毓能明目张胆的地指使禁军,而是李毓的身份特殊,皇帝下命对之严加看守,这名铜锣禁军是被负责看守李毓的房校尉特意吩咐过的,要他寸步不离地跟在李毓身边的。李毓就当这是房校尉给他使唤的人,这段日子用的极为顺手,还给他起了个亲切好记的名字:小铜锣。
    李毓:“小铜锣,公主的命令听到了吗?要你们禁军的人加强防范,别让人冲撞了她。另外你去告诉咱们的正使薛大人一声,要他别在城门口跟守门的磨蹭了,耽误了公主的好时辰公主唯他是问。”
    “是!”禁军小铜锣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策马飞奔去找薛行衣,沿途还不停地朝维持秩序的侍卫们吼话,“前面的队伍走快点!公主担心误吉时,你们别让人挡了公主的车驾!”
    本来这话传的意思没错,但是他这么沿途一宣扬味道就有些怪怪的。
    看热闹的人群都嬉笑着私语。
    “公主急着嫁人呢!”
    “都说皇帝的女儿不愁嫁,没想到皇帝的女儿也不中留啊。”
    ……
    看完事情经过的赵青青笑倒在了贺林晚身上,笑完了还对着贺林晚上眼药,“这位世子爷,看着笑眯眯的没脾气,其实是个裹了糯米粉的芝麻元宵呢。阿晚,你可要当心,别被他的花言巧语给骗了哟。”
    贺林晚见许久不曾展颜的赵青青笑得开心,顺着她道:“嗯,你说的对,我是得小心些。”
    芝麻馅儿的元宵内里再如何黑,尝起来也是甜的,贺林晚忍不住想。
    直到公主的送亲队伍都过去了,贺林晚才从窗户边离开,她也没有在茶楼里久留,立即跟赵青青告辞。
    贺林晚想回去问问狐夭,薛行衣为何突然出现在了送亲队伍里。薛行衣这个人太危险了,有他在怕是会出现什么意想不到的变故。---新笔下xbixia.com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