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将武生之武家庶女别太毒

正文 1361.相互迁就(为了照顾对方情绪,云月夫妇相互迁就对方)

    ---无广告小说---一秒记住 ,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武玄月欲要挣脱,曹云飞使劲拉扯,这一次武玄月不再妥协,这是要动真格地逃离。百度,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眼看武玄月挣扎愈演愈烈,曹云飞知道这丫头这次动了真格,恐怕自己使蛮力强留,结果不会理想,若是如此,自己是不是该想想其他的办法。
    “你一打清早来找我,难不成就真的只是来找我温存的吗?”
    听到这里,武玄月一愣,这才反应了过来,今早上自己来此地是另有其事,倒是让这小子钻了空子,白白有让他占尽了便宜。
    武玄月回眸垂眸,低头一笑对方胸口上清晰可见的刀疤,心中不免动容半分。
    到此,她不再挣扎,而是哀哀一叹,伸手摸去曹云飞胸口的刀疤,心疼道——
    “这里还疼吗?还有你还记得那时候的事情吗?”
    曹云飞低头看着武玄月摸去的方向,撇了撇嘴啧舌道,“这道疤是怎么来的我都没有什么记忆,待我昏昏沉沉醒来时,季无常回禀说我跟武玄侯打了起来,被对方偷袭的结果,而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段记忆一点都没有影响。”
    听到这里,武玄月长长舒了一口气,心头大石落地。
    看着武玄月这古怪表情,曹云飞皱眉索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看你一副突然轻松的模样,难不成你知道其中的古怪?”
    武玄月登时一惊,一手挠头,哈哈笑道,敷衍搪塞了几句。
    “怎么可能知道其中的古怪,曹镇主自己都记不得的事情,我武玄月怎么知道呢?”
    曹云飞越发狐疑,两眼深沉地盯着武玄月,显然对方的话,他一个字都不信。百度,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武玄月这丫头鬼机灵得很? 她若是做了什么手脚,你察觉不到已经暗暗掉进了她布下的陷阱中,最可怕的是? 这丫头口风严得很? 有什么话都放在心里? 绝不会告诉别人半分。
    曹云飞还算是了解这丫头,但是你若说是能够完全搞懂武玄月,只怕曹云飞没有这个底气。
    曹云飞质疑道? “不对!平日里只要你做挠头的动作? 就证明你肯定是做了什么心虚的事情来!跟我快说说,你是不是知道三个月前在天门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到这里,武玄月别开眼睛? 不愿再谈及这个话题? 对方眼神审讯中透着犀利? 似乎自己什么小心思根本逃不过对方的眼神? 自己当然心虚了!
    武玄月过左右而言他? 摆明这是在逃避曹云飞的话题。
    “今早上曹镇主就吃这早点吗?这东西让我这种下人吃还好? 怎么连曹镇主也这么节省呢?”
    此话一出,曹云飞脸色一沉,这话倒是说中了自己的要害。
    这跟随在武玄月后面跑出来,里里外外开销这么大,作为准丈夫的他囊中羞涩? 却还要硬撑着面子到底? 让武玄月过得体面? 自己只能够哭着自己。
    平日里他的餐标是基本上都是两荤一束一汤外加主食? 这今日早上就吃些昨晚上剩下来的点心充饥,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不过,即便曹云飞再怎么苦着自己? 在武玄月面前他也绝不会叫一声委屈,哭一声穷,这是关乎一个男人的尊严。
    曹云飞尴尬一笑道,“早餐轻减了些是我吩咐下去的,最近大鱼大肉吃得多,肠胃不适,就想吃点清淡的东西改善一下肠胃,怎么?这还不行吗?”
    听到这里,武玄月呵声一笑,她早就看穿了曹云飞因为荷包瘪了而头疼,凡是苦着自己,也不愿在自己面前掉面子,这男人的面子就那么重要吗?重要到比填饱肚子还要严峻吗?
    武玄月早就了解曹云飞的个性,呵呵一笑了过,她心知肚明曹云飞忌讳什么。
    明明是食肉动物,在西疆短短离不开大鱼大肉之人,那消化功能异常强大之人,却跟自己说什么来南湘之后大鱼大肉多了受不了……
    这种谎话你是在骗我武玄月,还是在自欺欺人呢?
    武玄月听到这里,有几分心疼曹云飞,却不捅破这一层窗户纸,曹云飞坚持如此,为得就是维护自己仅剩可怜的尊严,若是连这点面子都不给对方,自己就太没有情商了!
    “这样啊~也是啊~~最近来南湘吃什么都不舒服,我也跟着闹肚子起来,今早上吃点你这点心,喝一杯茶水,肠胃倒是舒服了不少。”
    曹云飞松了一口气,心虚附和道:“可不是吗~~这南湘不比我西疆,饮食环境不同,这里虽然美事当前,不过我还是喜欢吃咱们那里的瓜果蔬菜,牛羊肉~~你跟在身边也有一段时间了,自然这饮食习惯也像我,来这边吃的不舒服,也是正常,所以——等这件风波过去了,你就跟我回去吧,到底你是一个女孩子,在江湖上闯荡我还是不放心。”
    听到这里,武玄月沉静了下来,静静听对方的话,心中却另有打算。
    回去吗?那个地方还有自己的容身之地吗?说到底自己还是那个没有身份没有地位的妾室,一旦自己回去了,就会搅进无穷尽的宅斗中……
    女人之间的斗争早在武府中,武玄月已经深刻感受到,把时间和经历都放在跟女人争男人的过程中,这种意义极低的事情,自己不想去做。
    跟一个女人争一个男人,还是跟这天下的男人争天下,孰轻孰重武玄月心中自有掂量。
    只是——
    眼下还有件重要的事情,武玄月必须跟曹云飞说清楚,这件事情的真相太过残酷,若是不让当事人了解自己的处境,日后只怕他曹云飞会成为天下人的笑柄。
    一个如此爱重自己的颜面者,沦为天下人的笑柄,若是那个时候以曹云飞的个性会干出什么事情来,自己难以想象。
    武玄月到底是心疼自己的爱郎,不能够忍受对方被蒙在骨子里,被武门那一众混球愚弄。
    武玄月突然变得认真了起来,她不再挣扎,稳稳坐在曹云飞的双腿之上,这突然凝重的气氛,让曹云飞感到了一丝不适。
    “让我回去?说来轻巧……你让我以什么样的身份回去呢?你曹云飞的宠妃吗?还是说曹家军的协领大人呢?你准备把我放在什么位置呢?”
    此话一出,一下子问住了曹云飞……---无广告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