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钢铁苏联

正文 第1318章 强迫反水

    ---无广告小说---“随便你怎么想,反正我是不相信那德国佬能把自己的同党给一枪崩了,就算是别人的手也不会。”
    “嘿,急什么?这才刚开始,我倒觉得车长同志安排的不错,这肯定有看头,我都没想到过有德国佬能站在我们这边去对付另一个德国佬。不愧是车长同志,轻易就能做到一般人做不到的事情,令人热血沸腾、为之折服!”
    好戏正在上演,吃瓜看戏、报以围观的人当然也不少,其中就包括伊乌什金和阿尔乔姆这哥俩。
    在共同经历过一些事情之后,如今的伊乌什金显然早已放下了早先对阿尔乔姆的成见,开始真真正正地把阿尔乔姆当成是自己兄弟一样的人看待。
    虽然单论感情肯定比不上之前和基里尔那么铁,不过是个人都知道这是需要漫长时间去积淀的,现在着急也没用、属于急不得的那种事儿。
    现在伊乌什金和阿尔乔姆这好哥俩能坐一块吃瓜看戏、唠唠嗑,这就已经比之前的伊乌什金大眼瞧不上阿尔乔姆、咋看咋不顺眼的尴尬要强得多。
    尽管这哥俩对眼前这出好戏的最终结果所持预测看法并不一样,伊乌什金率先开口、持有不乐观的态度,而阿尔乔姆则是非常看好车长同志的安排、觉得肯定有彩头可看。
    但,有时候也就是因为意见不一致才有话题可聊不是?这就和俩人说相声是差不多的道理。
    “喏,来一根......”
    只是趴在炮塔上看戏属实过于无聊,烟瘾基本和马拉申科一样重的伊乌什金从口袋里掏出烟盒,抽出了两根并把其中一根递到了阿尔乔姆的面前。
    前线打仗的大老爷们没几个不抽烟的,上了战场还不抽烟的男人,在素以精锐著称的斯大林近卫第一坦克师里,简直比av圈里蹦出来个资深老师、告诉你她还是处更离谱。
    就好比战前只是个船厂钳工的阿尔乔姆,烟瘾的上劲程度和伊乌什金比起来那也是不逞多让。
    “嗯?你这从哪儿弄来的?这...嗯,错不了!这味道是将军级的烟!”
    对于老烟鬼而言,烟草是个啥味儿你甚至都不用点着,把烟卷蹭着鼻子下面闻一下就能瞬间秒懂知道。
    伊乌什金冷不丁地掏出来一整盒将军级特供的烟,这显然和其尉官的身份完全不相符,至于这烟是咋来的似乎也就只有一种可能性能够解释的通。
    “对,从车长同志那儿顺来的。他每个月的定额补给比其他少将多不少,吃的、喝的、抽的都有盈余,他亲口说的,只是你可能没留心听到。反正这么多烟他抽不完也是散给别人,不如让我跟着也沾点光、抽抽好烟,我建议你回头也找他要几盒,肯定行的通。”
    有些事儿不消多说,懂得都懂的人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马拉申科是谁?
    那可是真理报头版常客、两次苏联英雄嘉奖获得者、朱可夫元帅一手培养的爱将。最最重要的是,他还在克里姆林宫受过慈父斯大林同志的亲自单独召见,而且那时候的他还不是个将军!这在那些细致入微的精明人眼里可就非常不得了了!
    situ.tw
    这么一个前途无量的闪烁红星就摆在眼前、近在咫尺,你不赶紧拉拉关系、套个近乎还等啥呢?只要脑袋没冒泡就绝对知道该怎么办。
    由此衍生出的具象化具体表现行为,便是马拉申科也不知道自己每月的定额补给,为啥要比同级的其他少将几乎快要多出一倍。
    也许以后会有人隐晦地暗示马拉申科,这一切都是自己主导下的行为,以此来在马拉申科这儿达成什么目的。
    但至少现在,马拉申科仍然是对此一头雾水。当然也懒得去查,有这么多好东西白嫖难道还要嫌扎手不成?又不是来路不正的脏货,爽就完事儿了。
    然而也就是在伊乌什金和阿尔乔姆这哥俩,准备享受来自车长同志的绝妙美味香烟之时,一声突如其来的枪响却猛然间撕裂了硝烟未尽的战场宁静。
    砰——
    “操!那德国佬......还真下得去手!他真就干出来了!”
    当场一阵激动手抖的伊乌什金差点没把烟给扔了,而如此失态的原因当然是只有一个。
    一声撕裂宁静的枪响之后,方才那个嘴里嚷嚷着胡说鬼话的狂热德棍已经被脑袋开瓢,像是被大风吹倒的稻草人一样直愣愣地躺倒在地。仅存的半拉脑袋里是红的白的、稀里哗啦流了一地,淌在白茫茫的积雪之上四下横流异常地触目惊心。
    卫兵手里的莫辛纳甘步枪枪口仍然在冒着缕缕青烟、余温未消,但开枪射杀的命令可不是马拉申科亦或是彼得罗夫政委下达的。作为这一切始作俑者的温特尔少校就站在旁边,在寒风萧瑟中一动不动地矗立在那儿、静静地注视着自己眼前这刚刚发生的一幕。
    “枪响之后你得到了什么?满意的答卷还是一个信得过的新人?”
    倚靠着身后嘎斯小吉普的彼得罗夫政委发出好奇的询问,同靠在一旁的马拉申科嘬了一口手指中夹着的香烟、紧接着开口。
    “这么说不太准确,不如说我们又有了一个新的战友,这就是他刚刚交上来的投名状。”
    “而且在以后,我可以向你保证,由这个开始起点衍生出来的质变结果终将影响世界。”
    马拉申科把整个计划布置的非常周密、考虑严谨,当然不是只崩死一个已经被洗脑洗到无可救药的狂热德棍那么简单。
    马拉申科不但指使温特尔少校做出二选一的最终决定,而且还招呼来了一大批刚刚被抓的德军战俘。在红军战士们的押解下瞪着眼搁那儿围观,注视着这一幕的德军双眼足足有几百双之多!
    另外,马拉申科还叫来了会用相机的三位参谋给拍了几张照,多个角度同时拍摄、保准不漏过全场最佳。
    单纯指望一个人能够发自真心地完全反水不现实,用客观现实逼得他只能反水、死心塌地跟着自己干,这才是上位者最惯用的伎俩手段。
    虽然说出来有些不太干净、手段挺脏,但马拉申科并不在乎过程,在这件事上他只要最终的结果。
    ---无广告小说---